肆.略釋題意


  「大乘百法明門論」這七個字是這一部論著的總題,上面六字「大乘百法明門」叫別題,因為那是本論專有的名字。最末一字「論」叫通題,因為此一字通於其他諸論,如俱舍論、往生論、大智度論等,通通叫做「論」。
    
現在將總題七個字,分為四段來解釋。(一)大乘(二)百法(三)明門(四)論。有人說:題目並非正文何必要解釋呢?當知:題目是這一部論的總綱,而正文則是細目。若能明白題目,便可了解這一部論的大意,猶如「網提其綱,則眾目皆張;衣挈其領,則群縷必直」。因此,在進入正文之前,實有解釋論題之必要。

    甲、大乘

    乘是車乘,今用來比喻釋迦牟尼佛的言教。因為車乘能運載人從甲地到乙地,而佛的言教,則能運載眾生從生死此岸到涅槃彼岸,所以把佛的言教,比喻為乘。
  釋尊之一代時教,雖然是浩瀚無邊,可是歸納言之,不外兩大類,即小乘教與大乘教。  
    小乘教,譬如小車子,其特點是以完成自我解脫為目的,所謂「但求自了」,「獨善其身」。小乘行者,有時固然也隨緣度化,但畢竟是以「自度」為主。

  大乘教,譬如大車子,其特點則是以度他為主。但並不是說大乘行者,不求自度。當知「自度」乃大小乘行者,共同必經之路。只是大乘行者,並不以「自度」為滿足,「自度」了還要「度他」。如華嚴經言:「但願眾生得離苦,不為自身求安樂」,終日披星戴月,席不暇煖的,為利益眾生不停的奔波忙碌,這便是大乘菩薩積極入世的偉大精神!
  就整個佛法來說,雖有五乘、三乘或大小乘之分,然而,全部佛法的重心卻在大乘,大乘佛法的自行化他,廣度眾生,同了生死,同圓佛道,才是佛法的真精神與符合釋尊出世的本懷!
  那麼本論是人天乘?是小乘?還是大乘佛法?曰:是大乘佛法!何以知之?我們從上一講次「明造論意」即可知之!論主天親菩薩造作本論之總目標即在利樂一切有情,欲令一切有情皆得了生死,成佛道的大利益、大安樂!故知本論屬於大乘佛法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 乙、百法

    俱舍宗立七十五法,成實宗立八十四法,以總括宇宙萬有,唯識宗則立五位百法。原來,彌勒菩薩在他所說的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中,將釋尊所說「萬法唯識」的道理,略為六百六十法,到了釋尊滅度後約九百年,論主天親菩薩,憫物心切,為使人易知易從,遂再將六百六十法,濃縮為百法!天親菩薩以為宇宙森羅萬象,雖然無量無邊,但總不出這五位百法,所謂:
  1.心法八種。
  2.心所有法五十一種。
  3.色法十一種。
  4.心不相應行法二十四種。
  5.無為法六種。
  以上所列即為大乘之百法。「百」是數目字,「法」呢?「法」梵語叫「達磨」,法在佛學上是一個代名詞,一個共名,萬事萬物都叫做法,一切事一切理也叫做法,山河大地或日月星辰,固然都是個法,信進念定慧或貪瞋癡慢疑,當然也都稱之為法。按照唯識學的解釋:「法」是「軌持」的意思。

  

  先說什麼是「軌」呢?軌就是「軌解」或「軌範了解」的意思。即我們無論是看到、聽到或想到一樣有形或無形東西,由於它們都有其一定的規模、範疇或者界說,因此我們就能夠對那樣東西生起認識、了解。凡具有上述之「軌範」意義的東西,唯識學家即稱之為「法」。譬如孔子學說是仁,孟子學說為義,仁與義,都各有其確切的定義與界說(此即「軌」義),決不會使人混淆不清,因此都可以稱之為「法」。
  再說「法」的另一個意義:「持」。什麼是「持」呢?持就是「任持」,「任」字有「保」的意思,任持就是保持。凡是具有保持其自體之相狀,不會散失的東西,就叫做「法」。如竹有竹之自體,梅有梅之自體,有形的事物,固然有其自體,無形的道理,也有其自體,所以都叫做「法」。
  總之:天親菩薩把整個宇宙與人生,歸納成為一百種法,也可以叫做一百種東西,這其中包括了物理、生理、心理的種種現象,共有一百種,所以叫做百法。

     丙、明門

    「明」,就是光明,有破煩惱的意思,在此持指能緣的無漏智慧。「門」,就是門戶,有暢通無阻的意思,在此用來比喻所緣的百法,一百種法猶如有一百道門,從任何一道門,都可以通達到真如本性!所以蕅祖在百法直解中說:「若於一一法,照達二空,則一一皆為大乘證理之門!」意思是說:我們對於百法中任何一法,假若都能用無漏智慧去觀照、思維,了達二空的道理,那麼任何一法都是通達到大乘理體(即真如本性)之門!
  金剛經云: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!」我們在日用平常之中,對於世間諸法,若能以如夢、如幻等六喻去觀察它,從這觀察中,洞悉世間諸法,無不是假的,一切皆空,了不可得!如此用功,便能使無明煩惱,漸漸淡薄,道心漸漸增長,如初生之月,漸漸光多闇少,以至於月輪圓滿,光輝煥然,性體完全顯現!這便是「百法明門」四字的意思,由此可知本論之力用真是不可思議!

    丁、論

    就是論議,焚語阿毘達磨,亦名阿毘曇。俱舍論云:「教誡學徒,故稱為論。」意思是說:論主為斷除有情眾生的疑惑,於是將自己研究之所得,假立賓主,自問自答,藉此以教導後學,斷其疑惑,開其智慧,心未定者,令心得定;心已定者,令得解脫,故名為「論」。
  然而,論有二種,一種是宗經論,即以大小乘經教為所依而造之論,如大乘起信論等。另一種是釋經論,即解釋大小乘經義而造之論,如大智度論等。今此論為宗經論,即論主天親菩薩宗華嚴,解深密等六經所造,橫該大藏,以說明萬法唯識的道理,故為宗經論。
  按佛所說一代言教,綜合為三藏─經藏、律藏、論藏。現在所研究的,是屬於論藏,故名為論。
  以上分釋題意已竟。茲再將「大乘百法明門論」七字,總合起來講,約有四義:
  (一)此論共有一百種法,是唯識學的名相提綱。
  (二)此論是大乘佛教之唯識宗,對於心理學的簡要說明。
  (三)此論為宇宙萬有之分類,明乎此則知「萬法唯識」之旨,因此可得正確的宇宙人生觀。
  (四)此論不但是研究唯識學之初門,而且也是進入性相二宗最主要的一部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