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講表  宇宙有情概況


    

          

    四、五表說「人生」狀況,六、七表則說「宇宙」狀況。上下四方之謂「宇」,古往今來之謂「宙」,佛典名為「世間」,「世」乃時間三世,「間」乃空間十方。佛典言世間有二種:一為「有情世間」,指一切有情眾生而言;二為「器世間」,指山河大地、國土、房屋等容受有情之器物而言。
    先說「有情世間」,佛智觀察宇宙有情眾生種類繁多,歸納為「十界」,即「四聖六凡」,今此表專就「六凡」而說,「四聖」則於第八表以後言及。(六、七表資料參考《楞嚴經》、《地藏經》、《起世經》、《正法念處經》、《俱舍論》、《瑜伽師地論》、《輔宏記》、《選佛譜》、《法界安立圖》、《太虛大師全集》等)

    (甲)六道狀況

    佛說凡夫眾生共有六大類,名為「六道」。「道」者路也,能通為義,凡夫眾生無始以來生死輪迴,輾轉往來於此六條路,此六條路互相通達,各由善惡業因牽引趣向,故亦名「六趣」。
    六道眾生之狀況,千差萬別,不能細說,但略舉二端以知梗概。一是「類受」,謂種類與受用,而受用萬端,單舉壽量,以推其餘;二是「苦厄」,謂痛苦與災厄,第四表中已言之,六道分為三界,三界統皆有苦,但輕重不同而已。

    ◎天道 ── 類受

    此道眾生福報為六道中最勝,受用天成,威德特尊,神通自在,故名為「天」。天眾依層次高下,分為「欲界天」、「色界天」、「無色界天」。

    ●欲六層(六欲天)

    此界諸天仍有男女、飲食、睡眠三事,仍具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之五欲,故名「欲界天」。其依正二報皆較人間殊勝,身量高大淨嚴,無有便利、唾痰、腦膿等;衣食住行,自然受用,不假經營,思食食至,思衣衣至;宮殿園苑等,亦皆殊妙可樂。又分六層,即四王天、忉利天,乃至他化自在天,一層勝似一層。
    一、四王天
── 離人間地四萬由旬(四十里為一由旬),居須彌山(妙高山,後詳)之山腰。身長七十五丈,亦有男女婚嫁,行男女之欲猶似人間。生育則為「化生」,於父母坐處,或兩膝兩股之間,忽然化生;自然寶器盛天百味,食已長大,與諸天等身量,即赴天女處娛樂。
    此天有「四大天王」,統御諸惡鬼神,令其不敢肆虐,故名「護世四王」。四天王下有三十二天將,周行四天下(四大洲,後詳),護助出家人,故每間佛寺一進山門,即為「四天王殿」。韋馱天將為三十二將之首,最存宏護,有事至四天王所,王見皆起,云:「韋將軍修童真行,護正法教,是故魔王不能得制」,故每間寺廟供奉韋馱菩薩,早晚課誦皆啟請、祝願,感應甚多。
    二、忉利天
── 離人間地八萬由旬,居須彌山頂。「忉利天」譯為「三十三天」,此天有三十三處差別,於須彌山頂上,四方各有八天並列而住,共三十二天為輔臣,中間為帝釋天王,此天王名釋提桓因,故又稱天帝釋。此天身長一百五十丈,惟帝釋身長三百丈,由其過去偏修恭敬業故。
    帝釋宮殿最為殊勝,其餘三十二天宮、園苑,境界光色各異。諸宮天王欲遊戲時,天女圍繞,奏諸音樂,食天酥陀,飲天甘露,諸天女和雜娛樂;遊一天已,復至一天,如是遍歷三十二天。或一王二王共遊,乘寶車、寶船,遊香水河,微妙五塵,快樂無量;天女奏樂,歌舞言笑,相牽相勸;遊玩去來,欲心熾然,又往餘處,最為放逸。於是帝釋,乘寶輦而來,諸天王恭敬迎禮,帝釋現神通力,示未來苦相,誡敕諸天:「勤修道業,慎勿放逸!」諸天奉行,各還本宮。
    帝釋所住宮城名善見城,位於須彌山頂之中央,城外西南有善法堂,為忉利天眾之集會所,每逢三齋日,天眾集於此堂,詳論人天之善惡,及制服阿修羅等事。帝釋升堂,三十二天左右坐,四大天王則依四門坐。
    帝釋為須彌系(一單位世界,類似今人所謂太陽系)之統主,忉利天以下諸生類(含忉利天、四王天、及餘五道)歸其所統。四大天王為其「總督」(都統),分統八部神眾(龍、夜叉、羅剎等),巡視下界,次第觀察人等生類持戒、布施、修福德等事,若多若少,具奏聞帝釋。若修德者少,行惡者多,帝釋聞奏憂惱,說言:「天眾減損、修羅日增」;若修德精進者多,則帝釋與三十二輔臣,僉然俱喜,並遣諸善神營護其身;若持一戒,令五神護之,五戒具者,令二十五神護之。
    須知十方眾生互為依緣(第一表中已說),生活在一團體中,必有其統屬關係,如家有家長、家人,國有國王、國民,須彌系亦有天王、臣民等。忉利天以下可分三類:一為天神,含天、阿修羅等,為天帝釋所統;二為地祇,含餓鬼、地獄等,為閻羅王所統;三為人畜,為轉輪王(後詳)所統。帝釋天王正統天神,兼統人畜、鬼獄;閻羅王正統鬼獄,兼統人畜;轉輪王正統人,兼統畜。民間所奉玉皇大帝,蓋指帝釋而言。
    帝釋宿植善根,故佛現世間,彼常請法,且率四王及八部為護法聽眾,如《阿彌陀經》所列「及釋提桓因等無量諸天大眾俱」是也。
    三、夜摩天
── 忉利天之上倍高倍廣(加一倍高,加一倍廣),於虛空中有處如雲,七寶所成,其猶大地,是夜摩天所住。「夜摩」者,譯為「時分」,以此天非日光所及,但用蓮華開合以明時分(晝夜)故。
    四王、忉利二天為「地居天」,履地而住,屬須彌系,為日光熱力所及之範圍;夜摩天以上為「空居天」,依雲氣而住,在須彌系之外,非日光所及,故無日月,但以蓮華開合分晝夜而已。故須彌系以外,廣大虛空中之百寶雲氣(天人所見如此),為空居諸天所住處也。
    如下表,欲界可分為「須彌系(地居系)」與「空居系」二類,忉利天以下六道眾生皆屬「須彌(地居)系」,夜摩天以上四天屬「空居系」,乃至色界、無色界諸天並皆是「空居」者也。

   

    或問:以何因緣而有地居天、空居天之別?答:因有善散、定散,故果有地居、空居。由禪定力,故不依地;無定力者,不得空居也。色界初禪定(根本禪定)之前有粗住、細住、欲界定、未到定等欲界淺定,若單修十善業,則感生四王、忉利二地居天;若修十善兼學坐禪,得粗住,則感生夜摩天;兼得細住,則感生兜率天;兼得欲界定,則感生化樂天;兼得未到定(欲界定後,尚未入初禪根本定前),則感生他化自在天。
    四、兜率天
── 夜摩天之上倍高倍廣,於虛空中有地如雲,上升精微,不接下界諸人天境,為兜率天所住。「兜率」譯為「知足」,謂夜摩天極受欲界妙五欲樂,不知止足,而此天則能知足也。
    兜率天中別有一生補處(等覺)菩薩居處,名為「內院」;現今正為彌勒菩薩所居,於此等待機緣成熟,降生人間,示現成佛(八相成道)。若有菩薩,修行十善,深習禪觀,發心親近彌勒大士,乃得上生內院,其餘天眾不得受用也。
    五、化樂天
── 兜率天之上倍高倍廣,於虛空中有地如雲,超越下地,是化樂天所住。此天娛樂時,自以神力福力,變現種種五塵妙欲而娛樂,故名「化樂」。
    六、他化自在天
── 化樂天之上倍高倍廣,於虛空中有地如雲,為他化自在天所住。此天欲得境時,餘天為化,假他所作,以成己樂,故名。
    七、摩羅天
──《翻譯名義集》云:「第六天上,別有摩羅所居天,他化自在天攝」,魔王名「波旬」,統其所屬,時為擾害修行人;以彼常恐行者出離三界,魔眷減少,故令鬼神等部屬作種種惱害,破壞行者善根。
    以上六欲諸天,雖皆有五欲與淫欲諸樂,然五欲之樂一天勝妙於一天,而淫欲則一天輕於一天,《俱舍論》云:「六受欲交抱,執手笑視淫」,謂六欲天人受淫欲之樂時,四王、忉利二天為形交,猶如人間,男女二根互相交媾,方完成淫事;然忉利天但出風氣,無餘不凈。夜摩天但男女互相擁抱,即成淫事。兜率天但男女互相握手,即成淫事。化樂天但男女互相笑一笑,欲心即息。他化天但男女互相看一看,即畢矣。蓋由定力(欲界淺定)之有無淺深,故使淫欲之輕重有別也。若入色界初禪以上,則遠離欲界粗散,無男女之欲,並無男女之相矣。

    ●色四禪(四禪天)

    此界天遠離欲界粗散,猶有身形、樓閣、宮殿等色相,仍未出色籠(色相如牢籠),故名「色界」。須具四種禪定功夫,乃能得生此界。
    此四種禪定,為禪定次第中最根本者,佛典名為「根本四禪」,行者大多修數息觀等,調息攝心得當,乃入此四禪;《選佛譜》云:「行人先須趺坐(盤坐)調息,從粗住、細住,達欲界定、未到定,乃至入初禪定等。」凡夫外道亦能修得,而未有空觀以上觀慧,故不能斷惑出生死。若佛法則有空、假、中等觀慧,然其相應定力仍不離根本四禪。
    色界分為初禪三天、二禪三天、三禪三天、四禪九天,共十八層天。(如前所列表)。
    一、初禪三天
── 梵眾天、梵輔天、大梵天。《選佛譜》云:「若在人中坐禪,得此根本初禪,不失不退,則命終已,必生梵眾等三天中,是為生初禪天之因也。」又云:「超六欲天,遠離飲食、婬欲、睡眠三種過患,故名為梵,梵者清淨離染之謂也。」梵眾天為民,梵輔天為臣,大梵天為王。
    初禪定又名「有尋有伺三昧」,二禪以上諸定名為「無尋無伺三昧」。初禪天尚有「尋」、「伺」心所,「尋」、「伺」為唯識百法中五十一種「心所」法之二種,乃於名言義理推度思辨之心識作用。有尋伺則有語言,有語言則有號令,有號令則有統王義;二禪天以上則無尋伺,故無語言、號令,故彼諸天各以福報殊勝而為天王,非統御也。
大梵天王為一「小世界」之統主,大梵天以下諸生類歸其所統。一「小世界」含一須彌系,及須彌系以外之欲界四空居天、初禪三天。一小世界成壞一次為一大劫,劫初成時,大梵天王最先受生(從二禪天降,後詳),劫壞之時,彼最後滅。《選佛譜》云:「欲界六天,未離散(亂)地,故五欲習強,而威神不遠;二禪天以上,已離尋伺,故德位雖貴,而號令不行。唯初禪大梵天王,劫初成時,最先受生,餘諸天人,並呼為父,故三界中,其權獨重(彼亦恆懷大慢,自謂我是一切眾生之父),雖以具大我慢,聖者不生其中,實則諸佛道成,彼必首為請法主。」由其為世界主,凡遇佛出世,必先請轉法輪。
    二、二禪三天
── 少光天、無量光天、光音天。不論人中、天上、欲界天、初禪天,但於初禪定不住不著,專精求進,入第二禪定,命終得生少光等三天中。
    二禪天已無「尋」、「伺」,尚有「喜」、「樂」。無尋伺,故無語言,彼天語時,口出淨光,以光為語音,故名「光音」。
    三、三禪三天
── 少淨天、無量淨天、遍淨天。不論人中、天上、初禪天、二禪天,但於二禪定不住不著,一心精進,證第三禪定者,命終即生少淨等三天中。
    三禪天,無「喜」有「樂」,遍身內外(全身毛孔、五根等)悉皆恬愉快樂,三界第一,樂中之上,三禪以外,更無遍身之樂。(「喜」為欣喜踴躍之心,「樂」為恬然怡悅之心,故「喜」較粗動,「樂」較恬靜)。
    四、四禪九天
── 無雲天乃至色究竟天。不論人中、天上,初、二、三禪天,但於三禪定不住不著,一心精進,證第四禪定者,命終得生四禪天中。
    四禪天,無有「喜」「樂」動轉之心,惟與「捨」受相應,出入息斷(呼吸停止不轉)。入四禪定者,以禪定力引生微密無表色法大種遍身(身內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種所生色法,不顯於外,故稱無表色),塞住毛孔,故息不轉。
    無雲天
── 從夜摩天至三禪天皆依雲而住,此天則雲氣亦無,但依虛空住。《選佛譜》云:「此天果報微妙,宮殿隨身,並如雲之地亦所不須,故名無雲天。」此上諸天皆然。
    無想天
── 秉外道邪說,修「無想定」所生,佛弟子不生此天。
    無煩天乃至色究竟天
── 此五天名為「五淨居天」,又名「五不還天」,為三果聖人所寄居。斷見惑為初果,斷見惑及欲界思惑為三果(進斷色、無色界思惑盡為四果阿羅漢),以無欲界思惑故,不再來欲界受生,故名「不還」。此五天惟聖眾所居,凡夫天眾聞而不見,以凡聖業果異故。
    色究竟天為色界之頂,身量一萬六千由旬,為三界最高大身(其上四空天無身形色相故)。

    ●空四層(四空天)

    此界天禪定更深,無諸欲及色相,「五陰」中只有四陰,而無色陰,故名「無色界」,又名「空界」。不論人中、天上、初二三四禪天中(除無想天、五淨居天以外),若厭色籠(色相束縛),修「四空定」者,得成就已,命終便生此四空天中。
    一、「空無邊處天」
── 既無色陰,不可說有方隅處所,唯有微細第六意識所緣「無邊虛空」之相為其處也。
    二、「識無邊處天」
── 唯以微細第六意識所緣「無邊心識」之相為其處也。
    三、「無所有處天」
── 唯以微細第六意識所緣「非空非識(無所有)」境界為其處也。
    四、「非想非非想處天」
── 唯以極微細第六識所緣「非有非無」境界為其處也。此天為三界頂,壽八萬大劫。
《選佛譜》云:「四空天雖無色質,不可說其方隅處所,而心王、心所猶有所緣空處、識處、無所有處、非非想處,定果法塵(四空天眾無業果色,有定果色),非我計我,愛見(見思惑)未除,未出因果輪迴也。」蓋彼雖無下二界之粗妄想,然仍有微細妄想,即此所緣之「空處」乃至「非非想處」諸相(法塵),及能緣識心,仍是因緣所生,虛妄不實,而彼卻執以為實法實我,無空觀觀慧,故不能斷煩惱、出生死也。

    ●諸天壽量

    以上三界諸天共二十八層,壽量一天長於一天。四王天壽五百歲,人間五十年為彼一日計,合為人間九百萬年。忉利天壽千歲,人間百年為彼一日計,合為人間三千六百萬年。夜摩天壽二千歲,人間二百年為彼一日計;向上每層加倍遞增,乃至他化自在天壽一萬六千歲,人間一千六百年為彼一日計。
    初禪大梵天壽六十小劫,二禪光音天壽八大劫,三禪遍淨天壽六十四大劫,色究竟天壽一萬六千大劫,非想非非想處天壽八萬大劫。(大劫、中劫、小劫後詳)。

    ◎天道 ── 苦厄

    三界諸天統皆有苦,下分別說之。

    ●欲五衰

    欲界天福享盡,壽將終時,自然出現五種衰相:
    一、衣垢
── 諸天眾銖衣妙服,光潔常鮮,福盡壽終之時,自生垢穢。二、花萎 ── 諸天眾寶冠珠翠,彩色鮮明,福盡壽終之時,頭上冠花,自然萎悴。三、腋汗 ── 諸天眾身體微妙,輕清潔淨,福盡壽終之時,兩腋自然流汗。四、身臭 ── 諸天眾,妙身殊異,香潔自然,福盡壽終之時,忽生臭穢。五、厭座 ── 諸天眾勝妙快樂,常所愛樂之座,於福盡壽終之時,自然厭居本座。
    五衰現時,諸天眾知必當死,愁憂恐怖,苦不堪言。

    ●三禪三災(火、水、風)

    色界三禪天以下,有水、火、風三種「劫災」之苦。「劫」譯為「大時」,乃一長時間單位,為佛典所常用者,有大劫、中劫、小劫之別。佛典言三界眾生世界之生滅變化,常用「成劫」、「住劫」、「壞劫」、「空劫」四中劫述之。「成劫」為一世界之成長期,「住劫」為壯盛期,「壞劫」為老死期,「空劫」為滅無期。一「小世界(初禪大梵天以下,內含一個須彌系)」每經一次之「成」「住」「壞」「空」為一大劫,其中含四中劫,每一中劫含二十小劫,如下表。

   

    一、壞(中)劫
    先說「壞(中)劫」,世界走向壞滅時,先有情世間壞滅。然後器世間壞滅。有情壞時,先從下界下地壞起,首為地獄眾生先壞,此時地獄眾生若其地獄業報已盡者,自然生起悔心,而轉生人中,不再落於地獄;若其地獄定業未盡者,則轉生他方世界之地獄中繼續受報。如是漸漸地獄有情壞盡。
    其次,畜生、餓鬼等有情眾生,亦漸次受生於人間界。爾時(劫欲盡時)人中初由一人除五蓋,獲得初禪定,其餘諸人,輾轉隨學,亦皆自然遠離五欲,獲得初禪定(可見眾生莫不皆有根本四禪之種子,故今能自然皆得)。且由初禪定進至二禪定,命終後皆生二禪天中。
    其餘六欲天眾,及初禪天眾,亦漸次進於二禪天中,故二禪天以下完全無有有情,是為一「小世界」之有情壞盡,須經十九小劫。
    第二十小劫(壞中劫之最後一小劫)則為器世間壞。器世間壞時,「劫災」出現,有火、水、風三種。
首言「火災」。有情壞盡之後,爾時五趣所居之處,無雨水、草木等,日輪(太陽)之熱力增大,又以有情業力所感故,復有六日輪漸次出現(共七個太陽),火焰猛烈,大地、高山皆為所燒。火焰輾轉熾盛,乃至初禪大梵天,全被燒盡,灰燼亦無,此即所謂「火燒初禪、劫火洞然」。故初禪大梵天壽命為六十小劫(成劫初至壞劫末,不含空劫之二十小劫)。
    次言「水災」,八大劫一次,所謂「七火一水」,於七次火災後,第八大劫為水災。水災起時,漸降大雨,滴如車軸,更兼地下水湧沸騰,從地獄起,一直淹到二禪天,所有二禪天以下之器世間,皆被大水浸壞,如水消鹽,絲毫不留,此即所謂「水淹二禪」。因八大劫才一次,故二禪光音天壽命為八大劫。
    次言「風災」,六十四大劫一次,所謂「七水一風」,於七次水災後(五十六大劫),再經七次火災(七大劫),第六十四大劫為風災。風災起時,有猛風起,一直吹到三禪天,所有三禪天以下之器世間,皆被飄擊,蕩盡無餘,此即所謂「風擊三禪」。因六十四大劫才一次,故三禪無量淨天壽命為六十四大劫。
    第四禪天則不為劫災所壞,三災所不能及。何以故?須知外三災由內三災而來,若無內心之三災,則不感受外在之三災。初禪天以下尚有「尋」「伺」,此尋、伺即為其內災,以尋求伺察,分別種種,猶如猛火,燒惱其心,故感外火災。二禪天已無尋、伺,尚有「喜」心,此喜心即其內災,以喜水能潤身,故感外水災。三禪天無「喜」有「樂」,尚有動息(還有呼吸),此動息即其內災,息即風故,感外風災。若四禪天則「出入息斷」,息不動轉故,外之風災不得至。故知世界種種災難,皆由眾生心識惑業所感,若要不受災難,唯有去除惑業而已。
    四禪天人雖不受劫災,然其禪定力仍有時限,一旦大限到來,即不樂入禪,風觸吹身,唯除眼識,餘皆有苦。
   
二、空(中)劫
    「壞(中)劫」之後為「空(中)劫」。「空(中)劫」亦有二十小劫,此期間萬有滅盡、身器皆無。
   
三、成(中)劫
    「空(中)劫」之後為下一期之「成(中)劫」,由當生此界之有情眾等業為增上力故,世間復成。世間成時,先上界後下界,先器界後有情界(與壞時恰好相反)。
    如前所列表,若是風災過後之「成劫」,則第三禪天之器世間先成,漸次二禪天、初禪天之器世間亦成。
爾時四禪天中有諸天眾由壽盡、福盡故,從彼沒,降生第三禪天中;復從三禪天降生二禪天中。復從二禪天中,有一有情,由壽盡、福盡故,從彼沒,生初禪天中,為最大梵(即大梵天王);由獨一故,心懷不悅,希望有餘天眾亦來生此;發此心時,便有其餘天眾,由壽盡、福盡故,亦從二禪天沒,來生於此,為初禪天眾。
    其後,欲界四空居天漸成百寶如雲之宮殿住處,又諸有情,從二禪天沒,而來生此諸宮殿中。至此空居諸天之器世間、有情世間皆已成立。
    若是水災過後之「成劫」,則第二禪天之器世間先成,有情自第三禪天降生,其餘如上所述;若是火災過後之「成劫」,則初禪天之器世間先成,有情自第二禪天降生,其餘如上所述。火災每一大劫一次,而每劫劫初最先自第二禪天降生者為大梵天王,故有外道奉彼為父,為造物主;而彼亦懷大我慢,自以為是一切眾生之父,如前已說。
空居諸天成立已,此後則為地居系(須彌系)之成立。由眾生業為增上力故,次第生成風輪、水輪、金輪(地輪),漸成山、海、洲陸等。如是器世間成已,有二禪天眾,以壽盡、福盡故,從二禪天(光音天)沒,來生此中,或為天、或為人、或為畜,乃至或為地獄等地居有情。如是從大梵天乃至須彌系諸有情成立,共二十小劫,是為「成(中)劫」。(若風災後之「成劫」,則從第三禪天之成立說起;若水災後之「成劫」,則從第二禪天之成立說起)。
    由上可知須彌系中人類等六道有情,劫初乃從二禪光音天降生(化生),非從猿猴等演進而成也!
   
四、住(中)劫
    「成(中)劫」後為「住(中)劫」,亦含二十小劫,每小劫含一「增劫」及一「減劫」。
    須彌系中有人類居住者,為「四大洲(似今人所謂四個星球)」,其一為「南贍部洲」,即吾人現今所居之地球。劫初之時,南洲人類壽命八萬四千歲,身高十餘丈。初從光音天降生,其身尚有光明,飛行自在,喜樂為食。後來因地長稻穀,以貪食多食故,神通遂失,光明亦減。復貪男女諸欲,多造惡業故,諸福漸減。
    其壽每百年減一歲,身亦漸短小,如是遞減,至人壽六萬歲前,屬於「聖世」,天人交通,人皆聖善。減至四萬歲前,屬於「賢世」,福利漸減,猶為賢善之世。減至二萬歲前,屬於「盛世」,其福利為賢世之半而已。減至百歲,乃至十歲,則為「衰世」,諸善益衰,諸惡益長。此時有小三災出現於世,人壽減至三十歲時有「饑饉災」,大地饑荒,無物可食。人壽減至二十歲時有「疾病災」,溫疫瘴癘,疾病橫行。人壽減至十歲時有「刀兵災」,草木皆兵,更相殘害。如是由八萬四千歲減至十歲,名為「一減劫」。
    爾時,人類有情聚集,起厭離心,棄捨惡法,受行善法。惡機既消,善心來復,壽量、身量諸福漸增。每百年增一歲,乃至增至八萬四千歲,由衰世而為聖世,名為「一增劫」。
    如是一減一增所歷年數,名為「一小劫」,計約一千六百萬年。合此二十小劫名為一中劫,即「住(中)劫」,亦即南贍部洲人類居住存在之時量。成劫、壞劫、空劫雖或無人類存在,然其劫量亦等於「住劫」劫量。
今此地球(南贍部洲)人壽,業經八減八增(八小劫),今正值第九度減劫中,故今地球年齡在「住(中)劫」第九小劫之減劫、人壽減至百歲之時(釋迦佛在世時為人壽百歲,今當已減至七十五歲左右)。當來彌勒佛出世,為第十小劫增劫,人壽增至八萬歲之時也。
    或問:今地球既值減劫之時,何以近數十年來,卻見其壽愈增而物愈豐?答:此種現象可作三種解讀:一者此殆如落日餘暉,觀若絢爛,而益近於黑暗。二者此或大趨勢中之小洄流,下降大勢中小幅上揚而已。三者此乃掠奪地球千萬年後之資源,一時揮霍淨盡,果真如此,則以後地球資源將直線下滑,資源提前用罄,吾人未來若仍投胎為地球生類,將無資源可用、無福可享!
    以上色界諸禪天之苦厄說畢,三禪天以下有劫災之苦,四禪天雖不受劫災,仍不免死苦。

    ●空死墮

    無色界亦無劫災等下二界諸苦,然壽命盡時,定力遂失,知當死墮,譬如高山忽墮深澗,生大恐怖。  

    ◎人道 ── 類受

    已說天道,次說人道。人道福報僅次於天,故次天說之。
    「身、壽、享等各地球互異」
── 佛典言人類有情,並非吾人所居之「地球」獨有,其餘星球亦有之,惟其身體、壽量、享受各各不同而已。
    依佛理推之,器世間皆有情眾生唯識所變,循業發現;《成唯識論》云:「於身有用即變」,必於十方眾生有依資作用,有情之識方乃變現之,故應無無有情之器世間。第一表言「空間十方,方皆有生」,十方虛空世界無量無邊,眾生亦應無量無邊,若宇宙無邊星球世界中,唯獨此一「地球」有生物、有人類,豈非怪事?寧有是理?現今太空科學亦深信宇宙中必有不少適合生物及人類生存之星球。
    佛典言一「須彌系」中有「四大洲」、「八中洲」等。「洲」即巨大陸塊,類似今人所云「星球」地體。「四大洲(又稱四大部洲、四天下)」為四個有人類居住之星球,以東、西、南、北為其順序稱號:一者「東勝身洲」,以其身形殊勝故。二者「西牛貨洲」,因其以牛為貨易(貿易)故。三者「南贍部洲」,「贍部」又翻為「閻浮」,乃樹名,為落葉喬木,原產於印度;佛典即以此樹名此洲,此洲即吾人所居住之地球,故地球又稱「南閻浮提(提即洲也)」。四者「北俱盧洲」,「俱盧」譯為「勝處」,以其為四洲中福報最殊勝處故。
    以身量言之,《俱舍頌》云「贍部洲人量、三肘半四肘」,大約唐代小尺之六、七尺左右,但亦隨增減劫而異。東洲加一倍,西洲又較東洲加一倍,北洲又較西洲加一倍,大約五十六尺左右。
    以壽量言之,「北洲定千歲、西東半半減」,北洲人壽固定為千歲,無有中夭,餘三洲則皆有中夭者。西洲為北洲之半,即五百歲;東洲又為西洲之半,即二百五十歲;南洲壽不定,隨增減劫而異,小極十歲,多至八萬歲,乃至更多(劫初時人壽甚長)。
    以享受言之,北洲人受用最為殊勝,幾近四王天,東西洲次之,南洲最劣。《長阿含》等經云:北洲人身體相類,形貌同等;其容貌少壯,如南洲二十許人,無老無病,千歲乃終。飲食自然,不假耕作;大小便時,地即開裂,便已還合。男女相愛,有天然樹,曲覆其身,隨意娛樂;若係近親,樹不曲覆,各自散去。女身受胎,八日即產;所產男女,置於衢道,經過行人,各滋育之,七日即得長成。河中寶船,乘之娛樂;入河浴時,脫衣岸上,乘船渡水,遇衣便著,不求本衣;不執「我所(屬我所有)」,不造十惡,命終必生天上,故亦無人戀泣。
    然北洲之人以貪著享樂故,不畏無常,不思向佛,不受教化,是以聖人不出其中,不得見佛聞法,故列為「八難」之一(八難
── 八處障難,此八處皆不得見佛聞法故,如盲聾瘖啞難、在地獄難、在畜生難等)。而南洲人之享受,雖為四洲之下,卻有三事之故,尚且勝過諸天,何況北洲!三事為何?一者能勇猛 ── 南洲之人雖不見當來之果,卻能修諸苦行,精進不怠,不似諸天耽嗜欲樂,不復進修;二者能憶念 ── 南洲之人能記憶曩昔久時所作所說之事,了了分明,悉無忘失,不似諸天耽嗜欲樂,慧性常惛;三者能梵行 ── 南洲之人初發心時,能種殊勝善根,受持戒律,行持清淨,不似諸天耽嗜欲樂,不能增修善業。是故諸佛示現,唯在南洲。若論福報,則南洲為下下;若論見佛聞法,則南洲為上上也。
    又此四州,有時亦可互相交通往來,有時則不能。經論云:南洲人壽二萬歲以上,有「轉輪聖王」出現世間,此王有大福德威力,持十善法,自行化他;以其福力,感來七種寶物,其一為「輪寶(類似今之飛機、太空船)」,聖王乘此輪寶,飛行往來,統治各洲。其輪寶有金、銀、銅、鐵之別,人壽八萬歲時,有金輪王出現世間,四大洲皆彼所統,王乘金輪寶巡行四洲,四洲皆可交通往來。人壽六萬歲時,有銀輪王出現世間,乘銀輪寶統治三洲(南、東、西)。人壽四萬歲時,有銅輪王出現世間,乘銅輪寶統治二洲(南、東)。人壽二萬歲時,有鐵輪王出現世間,乘鐵輪寶統治一洲(南洲)。二萬歲以下,則無有輪王,但有「粟散王(小國王各據一隅,如粟粒之散落各地)」而已。
復次,佛典所言「南贍部洲」、「四大洲」、「須彌系」等器世間概念,如何與現代天文世界觀念相互會通?近代學者頗多紛歧!吾人究應如何抉擇、折衷?於此議題,應持何種知見?待於第七表中論之。

    ◎人道 ── 苦厄

    「三苦八苦等」── 如第四表「人生當前之所受」中已說。

    ◎阿修羅道 ── 類受

    「阿修羅」唐譯為「非天」,謂其果報鄰次於天,而實非天,古德所云「有天福而無天德」者,以其多瞋多忌故。舊譯為「無端」,以其男醜女端,從男彰名故。此道眾生,蓋皆身心靈通,遊行變化,而又多瞋、多慢、多疑、多妒、好勝、好鬥,此為其共通特性。
    《起世經》云:阿修羅所居宮殿、城郭、器用等,較忉利、四王諸地居天差一等,亦有婚嫁男女法式,略如人間。《大毘婆沙論》云「其形上立」,謂其身形直立,如人天身然,非如傍生(畜生)之橫行也。
    此道亦名「雜趣」,以有天、人、鬼、畜四種修羅,種類雜故。《楞嚴經》載四種修羅:
    一者「若於鬼道,以護法力、乘通入空,此阿修羅,從卵而生,鬼趣所攝」
── 此種修羅,前生在鬼道中,以善願心護經、護咒、護戒,或護持修行人,由此善業力故,出於鬼道轉報為修羅。以護法福力故,能乘神通入虛空中,自由往來。其神通類鬼而稍勝之,屬鬼道卵生修羅。
    二者「若於天中降德貶墜,其所卜居鄰於日月,此阿修羅從胎而生,人趣所攝」
── 此種修羅,前生在天道中享福,因情欲稍重,梵行稍虧(即「降德」義),故今生轉報墮在修羅道中;其所居住處和日月相鄰近,在須彌山腰。以其情重故感胎生,又以其情欲同人,故屬人道胎生修羅。
    三者「有修羅王,執持世界,力洞無畏,能與梵王及帝釋四天爭權,此阿修羅因變化有,天趣所攝」
── 此種為修羅王,統持修羅界,及諸鬼神,力能洞徹諸天,而無所畏懼;然其權不及天,常起瞋怒嫉妒,欲竊其權,時來與戰。本與帝釋爭權,而四天王為帝釋先鋒,四王戰之不勝,則報帝釋;帝釋時或不勝,乃展轉求助於夜摩以上諸天,乃至大梵天王亦出力助戰。此種修羅能化身大小,化大身則甚大,手能撼動須彌山,而使帝釋宮殿動搖不安;若戰敗時,則能化極小身遁入蕅孔中藏匿(詳見《華嚴經》、《正法念處經》等)。以其福力似天,不受胎卵,而為化生,故屬天道化生修羅,古德所云「有天福而無天德」者,正指此種而言。
    四者「別有一分下劣修羅,生大海心,沉水穴口,旦遊虛空,暮歸水宿,此阿修羅因濕氣有,畜生趣攝」
── 此種修羅福德神力皆較上三種下劣,蓋從畜生道中來,如前生秉受三歸之金翅鳥、興雲致雨之龍,有善福因,而畜習未除,故今生轉報為畜修羅。住於大海之底,水穴之口,旦遊虛空以供驅使,夜歸水宿以息勞役,屬畜道濕生修羅。若與上三種較論優劣,則天修羅為王,人修羅似臣,鬼修羅似民,而此種則似為修羅奴而已。

    ◎阿修羅道 ── 苦厄

    四種修羅,各隨其類,受苦不同,如天修羅,以常好與諸天鬥故,或斷手足,或破其身,乃至或落其首,即便殞命。又如畜修羅,其福下劣,雖然思食得食,初則美味,末後一口,竟變作青泥之味,如是等苦,不一而足。
    總觀阿修羅道,攝屬四趣,為六道中最雜而難辨者,何以如此?蓋其因中善惡交雜故。幽溪大師云:「中品十惡為鬼道因,下品十惡為畜道因;中品十善為人道因,上品十善為天道因。若善惡業純,則隨受鬼畜人天之報。其或倏焉(忽然)為善,倏又為惡;倏焉而下(下品善惡),倏而為上(上品善惡);或善惡交戰於一生,或上下交攻於一念;況復心懷猜忌,事欲勝他;故令垂終受報,或為鬼道而卵生,或為畜道而濕生」。又云:「每見今之行者,是非美惡雜糅神襟(心胸中),猜忌之念容存,好勝之心不免,亦當以是而為戒也」。

    ◎畜生道 ── 類受

    「畜生」為畜養之生類,故名。又名「傍生」,為傍行之生類,以其身多橫住,行多傍行,非如人身之直立中行故。
    「胎、卵、濕、化,形壽享千差萬別」
── 此道有胎生、卵生、濕生、化生四種,其身形、壽量、享受等千差萬別。
    「胎生」
── 從母胎而出生者,如牛、羊、象、馬等。「卵生」 ── 從卵殼而出生者,如雞、鴨、雀、蛇等。「濕生」── 從糞穢、腐肉、叢草等陰濕地,藉其濕穢暖氣而出生者,如蚊蚋、蚰蜒(多足小動物,棲木石下陰濕地,赤頭者名蜈蚣,不赤者名蚰蜒)、蠛蠓(小蟲似蚋,喜亂飛,酒缸、朽壤上常見之;如臺灣山區之「小黑蚊」,其學名為「臺灣鋏蠓」,棲息產卵於陰濕之青苔處)等。「化生」 ── 以業力故,無而忽有,依其處而頓生者,如龍、金翅鳥等(龍與金翅鳥不只化生一種,四生皆有之)。
    其實,佛典言「四生」,並不單指畜生道,而是統括六道一切有情而言,以六道有情出生方式總不出此四種故;經論所云「四生三有」,即三界六道之義。《俱舍頌》云:「人傍生俱四」,謂人與畜生具四種,畜生如上所述;人通常為胎生,劫初之人則為化生,而卵生與濕生之人則甚罕見,然經論中皆有實例。又云:「地獄及諸天,中有唯化生」,謂地獄、諸天,及一切中陰身皆唯化生一種。又云:「鬼通胎化二」,謂鬼道有胎生、化生二種。而修羅道則四生具備,如前已說。
    又若就中陰身投生的境緣而言,「四生」亦迥然有別。《俱舍頌》云:「倒心趣欲境,濕化染香處」,謂胎、卵二生,其中陰身投生時,必先見有緣父母交合淫境而起顛倒愛染之心,乃奔趨於淫境而投生;亦即見父母淫境而起「境界愛」而「攬二渧」,是為「三和合」,如第五表中已說。
    「濕生」則但「染香」而生,謂中陰身遠遠即嗅到所應受生處的香氣(氣味),就在其上起染著心,奔赴彼處受生。由業力之勝劣,所染之氣味有好有惡,業力勝則染著好氣味而受生,業力劣者染著惡氣味而受生。依此義,則凡不經父母交合淫境及母胎受生,而又非「化生」者,似應皆收歸「濕生」類,如「體外受精(父母精卵各排出體外,在濕氣中相遇而受精者)」,或「無性生殖(如原生質分裂而生者)」等。
    「化生」則但「染處」而生,謂中陰身遠遠即見到所應受生處所,即於其處起染著心,而奔赴受生。如業力勝則染著淨處受生,業力劣則染著穢處受生。此一類為現今科學尚未能知,未能見者。
    《選佛譜》則將畜生分為三品:一、下品畜生
── 或身形微劣,或不睹光明,純苦無樂。二、中品畜生 ── 或飛或走,或水或陸,羽毛鱗甲,醜陋臭穢,或互吞噉,或供力役。三、上品畜生 ── 雖墮傍生,由福德力,或為龍王、象王、金翅鳥王、獅子王等若遇佛聞法修慧,便為護法八部眾。
    《經律異相》卷四十七云:「有一象王,名曰善住,身體純白,力能飛行,與八千象以為眷屬
…… 象王念欲入池,八千象應念而至,有持蓋扇者,有唱讚前導者,或為王洗尾背髀足者…… 八千象亦復洗浴,共相娛樂;大小便利,諸夜叉鬼移出林外。」
    又云:「釋提桓因所乘最下小象,轉輪聖王乘之,名曰象寶。金璧山中有八萬巖窟,八萬象王止憩其中。」又云:「馬王名婆羅醯,宮殿住在大海洲內明月山,有八千馬以為眷屬,若轉輪聖王出世,取最小者以為馬寶,給王乘御。」
    下品、中品畜生為世人所習見者,而上品畜生,以福德神力故,靈通飛行,為世人所罕見罕聞者。

    ◎畜生道 ── 苦厄

    「苦役」如牛馬,「充食」如雞鴨,「人殺」如蚊蠅,「互噉」如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。西洋學者所云「弱肉強食,適者生存」,正是畜生道之寫照。

    ◎餓鬼道 ── 類受

    「餓」者飢也,「鬼」者畏也,此道眾生多受飢餓怖畏,故名。
    鬼種類繁多,《楞嚴經》舉十種鬼,《正法念處經》舉三十六種鬼,而《阿毘達磨順正理論》則列三品九類,如下所述。
    一、無財鬼
── 形貌醜惡,純苦無樂,不得飲食故。又分三類:(一)焰口鬼 ── 口中常吐烈焰,縱得飲食,亦化灰燼,其身形如火燒過之棕櫚樹。如目連尊者之母,蓋即墮於此身,故有七月十五盂蘭盆會供僧薦親之法事傳承至今。又如水陸法會、瑜伽焰口施食等法事,其緣起亦皆為救拔焰口鬼而設(詳見《佛說救拔焰口餓鬼陀羅尼經》)。(二)針咽鬼 ── 咽如針孔,腹如山谷,滴水難通,飢渴難忍。(三)臭口鬼 ── 口中常出極惡臭氣,且自熏於己,恆空嘔逆,飲食難通,飢渴狂奔。
    二、少財鬼
── 形貌醜陋,飲食艱苦,樂少苦多故。又分三類:(一)針毛鬼 ── 身毛堅利,內鑽自體,外射他身,苦痛難忍;時逢不淨之食,稍濟飢渴。(二)臭毛鬼 ── 身毛臭甚,熏爛肌骨,衝喉變嘔,若拔其毛,傷裂皮膚,轉加劇苦;亦偶逢不淨之食,稍濟飢渴。(三)大癭鬼 ── 咽生大癭,熱痛酸疼,更相剝擠,臭膿湧出,共相爭食,稍得充飢。
    三、多財鬼
── 雖受醜形,而多福報,多得飽食故。又分三類:(一)希祠鬼 ── 常受人祭,來去凌空,往還無礙,或住本舍墳墓,受眷屬祭。(二)希棄鬼 ── 常受棄吐、殘糞、棄食物等,彼以為豐饒。(三)大勢鬼 ── 有威德大福,衣冠華美,猶如天子,宮殿嚴飾,車馬相隨;如人間所供之城隍、王爺等,蓋屬此類。
鬼道眾生,統稱「鬼神」,以其具神通力量(乃報得通,非修得通),大能移山填壑,小能隱顯變化故。
諸類鬼神依其果報而言,可歸納為二種:一、有威德者,二、無威德者。無威德者,其住處多依不淨糞穢、草木、塚墓、屏廁、舊區,附物依幽,皆無舍宅安居。有威德者,其住處多在名山大川、巨海空中,皆有莊嚴寶宮,殿宇華麗,非人所能見也。
    有威德者又分為二:一為有福有德之正神,於四大部洲之名山大川、嶽瀆、城隍土地等,各有攸司(官職),香火綿綿,福佑人間。二為有福無德之邪神,如夜叉、羅剎、魑魅魍魎,附物為怪,依廟而靈,妄作妖祥,常享淫祀。
不但四大部洲,乃至四王天、忉利天等處,亦皆有鬼神眾;北洲人果報殊勝,其洲之鬼神果報亦勝,故北洲唯有威德鬼神,餘三洲則二種鬼神皆有之;四王、忉利則唯有威德鬼神,供彼諸天給使。
    又依鬼神之住處言,有「正住」與「邊住」二處。
    「正住」即住餓鬼世界,如經論言:閻浮提下,五百由旬,有閻羅城,王領鬼眾,於中正住;又鐵圍二山中間,日月威光不照,中有餓鬼甚眾。
    「邊住」即於人中住,如上所述,四洲山川、海空、墓林、宅廁等處悉皆有之。《長阿含經》云:「鬼住何處?一切人民所居舍宅、街巷、市肆、及丘塚間,無有空者一切樹木極小如車軸者,皆有鬼神依止。」故知鬼神幾與人類混雜而居,但以業果異故,不相聞見而已。
    印光祖師云:「鬼與人混處,無地無鬼,即不招鬼,誰家無鬼乎?鬼比人當多百千倍。人若怕鬼,當積德行善,則鬼便離而護之;若做暗昧事,鬼便爭相揶揄,故難吉祥。」
    又自須彌山腳上升一萬由旬以上,四萬由旬(四天王住處)以下,其間有三層級,乃堅手神、持鬘神、恆憍神等夜叉神眾所住,其福似天。
    又諸鬼形量,亦甚參差,極長大者一由旬,頭如大山,咽如針孔,蓬髮形瘦,拄杖而行;中者不定;最小者,如有知小兒(五、六歲)。
    諸鬼形貌則多醜惡,除上述各類形貌以外,尚多奇形異狀。如有諸鬼,形如燒樹;或有諸鬼,形如黑山;或有諸鬼,首如牛首;復有一鬼,常無有頭,眼在兩肩,口鼻在胸;復有一鬼,身如塊肉,無有手腳眼耳鼻等,常為蟲鳥所食;復有一鬼,滿身生舌,斧來斫舌,斷續復生;復有一鬼,身體極大,有金色手,五指常流甘露,供給行人飲食、資具
…… 各由宿生造業異故,招感報身亦復不同,詳如《經律異相》所錄。
    又佛典有所謂「八部鬼神眾」者,此有二義:
    一指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(尋香神,以香為食,不食酒肉故,乃帝釋天主之樂神)、阿修羅、迦樓羅(金翅鳥神)、緊那羅(譯為人非人,形似人而頭上有角,亦帝釋天主之樂神)、摩羅伽(大蟒神)。此即佛經法會聽眾中常見之「天龍八部」護法雜眾,其中包括天、畜、鬼、修羅諸趣,蓋皆宿有善根,所謂「乘急(勤於教乘,聞經推究)戒緩(怠於持戒,多所違犯)」,故今生雖報在鬼畜,卻能見佛聞法,參與法會也。
    另一義則指四大天王所領之「八部鬼族」,即乾闥婆、毘舍闍(噉精氣鬼,食人及五穀之精氣故)、鳩槃荼(甕形鬼,身形如甕,乃厭魅鬼)、薜荔多(譯為最初餓鬼,長劫不聞漿水之名)、那伽(譯為龍,龍有四種,守護天宮者、興雲致雨者、決江開瀆者、守轉輪王之寶藏者)、富單那(臭餓鬼,或熱病鬼)、夜叉(勇健、捷疾鬼,能速疾傳報故,有地 行、虛空、天夜叉等,分善惡二類)、羅剎(暴惡鬼,食人可畏故)。此中除龍屬畜生道外,其餘皆屬鬼道,四大天王各領二部鬼族,不令惱人。
    此二義,佛典中亦見有混合敘述者;綜此二義,則所謂「八部鬼神眾」實非單指鬼道,而實涵蓋諸天神、地祇矣。
    「壽五百歲,此間一月為一日計」
── 鬼壽五百歲,而以人間一月為彼一日計算,合為人間萬餘年,故吾人祖先墮鬼道者,雖經百代而猶在也。

    ◎餓鬼道 ── 苦厄

    「恐怖」── 以鬼卒刀杖常從其後,驅逼責打,故時時恐怖。
    「飢渴」
── 時時飢渴,尤以無財鬼、少財鬼為然。百千萬歲中,不聞漿水之名,設復眼見,急往趨之,卻變成猛火、膿血;有時雖不變,卻有多人執杖,不令得前。故飢渴慞惶,處處馳走,皮肉如炭,蓬頭口乾,舌常舐面;或有自破其頭,取腦而舐…… 種種飢渴苦報,不勝枚舉。
    此種種苦報,蓋皆宿世貪、吝、欺、誑等業力使然,詳如《正法念處經》中三十六部鬼神所說。又《摩訶止觀》卷一云:「若其心念念欲得名聞,四遠八方,稱揚欽詠,內無實德,虛比賢聖
…… 此發鬼心,行刀途道(鬼道又名刀途)。」可見貪求名聞、利養、恭敬之心,亦是鬼心,將受鬼報,修行人易犯此病,誠足引以為戒也。

    ◎地獄道 ── 類受

    梵語「泥黎」、「捺那迦」,譯為「苦具」,乃造惡眾生受苦之器具;因其居處地下,如地下大牢獄,故又稱「地獄」。此為六道中最苦者,乃造上品十惡眾生所墮處。
    地獄有情,其形如人,口中唯出種種受苦痛聲,卻無一言而可辨了。其名號種類,多難勝述,諸經論所列各有出入,大略可分三類:根本地獄、近邊地獄、孤獨地獄。

    ●根本地獄(八熱)

    「根本」地獄,即指「八熱地獄」而言,謂「等活」、「黑繩」,乃至第八「無間」地獄。依《俱舍論》,第八「無間」地獄位於閻浮提(地球)地下二萬由旬處,而其上一萬九千由旬,為其餘七獄次第安立處。
    一、等活地獄
── 此獄有情,雖遇種種斫刺磨擣,而暫遇涼風,或獄卒唱生,尋活如前,等前活故,而立此名。
    二、黑繩地獄
── 獄卒先以鐵繩絣量肢體,構成圖案,然後依圖案鋸斬切斷。
    三、眾合地獄
── 兩山合壓,骨肉糜爛;或大石壓之,膿血流地。
    四、叫喚地獄
── 將眾人擲大鑊中煮,號跳叫喚。
    五、大叫喚地獄
── 將眾人置大鑊中煮沸,又擲大鏊上反覆煎煮,遂大叫喚。
    六、炎熱地獄
── 又名「燒然」,將罪人置鐵城中,或鐵樓上大鐵陶中,內外燒炙,皮肉焦爛。
    七、極熱地獄
── 又名「大燒然」,將鐵叉貫罪人身,豎置火坑火山中燒炙。
    八、無間地獄
── 獄卒剝罪人皮纏身置火車上,輪碾往返,身體糜爛;又置鐵城中,大火交射,萬毒并至,苦痛萬端,暫無間歇。
    《地藏經》云:「無間獄者,周匝八萬餘里,高一萬里,城上火聚,少有空缺」,謂有一大獄城,摠名「無間獄城」,周圍八萬多里,高一萬里,猛火充塞其中。「其獄城中,諸獄相連,名號各別,獨有一獄,名曰無間」,謂無間大獄城中,有諸多千差萬別之獄,其中只有一獄正名「無間」,其餘諸獄,周邊圍繞。
    又云:「其獄周匝萬八千里,獄牆高一千里,悉是鐵為,上火徹下,下火徹上」,謂此正名為「無間」獄者,周圍一萬八千里,高一千里,若以方形體積計算,則約佔總獄城二百分之一。此獄純鐵鑄造,上下大火交徹,一片火海。
    又云:「又諸罪人,備受眾苦,千百夜叉,及以惡鬼,口牙如劍,眼如電光,手復銅爪,拖曳罪人」,謂千百獄卒,全身皆鐵,以其銅爪將罪人拖來拖去。「復有夜叉,執大鐵戟,中罪人身,或中口鼻,或中腹背,拋空翻接,或置床上」,謂將罪人拋在空中,用戟刺接,或插置床上。乃至鐵鷹啄眼,鐵蛇繳頸,長釘遍體,拔舌耕犁,剉斬腸胃,銅汁灌口,鐵皮裹身,內外焦爛,苦痛萬端,無法盡述(詳《地藏經》第三、五品)。
    所謂「無間」,總有五義:一、「趣果」無間
── 將墮此獄之有情,終其身已,直墮於此,不經中陰身故。二、「受」無間 ── 種種刑具,苦受不斷,中無暫樂故。三、「時」無間 ── 一劫之中,日夜受罪,無一剎那暫止故。四、「命」無間 ── 從入獄至出獄,每天萬死萬生,求其一念暫止生死而不可得,古德所謂「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」。五、「形無間」── 各自見身遍滿全獄,一人亦滿,多人亦滿。
    八大熱獄中,唯第八名為「無間」,其餘不名「無間」,如等活獄中,有時涼風所吹,血肉還生,有時獄卒唱生,忽然復活,如是血肉生時,及復活時,暫有喜樂間於苦受中,故不名「無間」。
    又梵語「阿鼻」,此翻「無間」,此二名號諸經論或合為一,或離為二。準《長阿含經》,與《觀佛三昧經》合為一獄;《地藏經》,與《楞嚴經》則離為二獄,蓋將「無間」之尤者,別立為「阿鼻」故。又《楞嚴經》中總合「八熱地獄」名為「八無間獄」,而別立一極重無間,名為「阿鼻獄」;《選佛譜》中依此義而將地獄道大分為「阿鼻地獄」、「無間地獄」、「有間地獄」三類而已。故知諸經論中,述說地獄情狀,其名稱用語,指涉範圍各自差別,並非一概,吾人研此,但知各部所說異同即可,不必強加合會。

    ●近邊地獄(十六遊增)

    八大熱獄為「根本」地獄,一一獄各有四門,一一門外各有四小獄,合為十六小獄為其附屬地獄;《瑜伽師地論》名此為「近邊」地獄,其餘經論則名為「遊增」地獄。蓋受罪有情,從本獄中慞惶逃出,便又陷入此十六近邊獄中,罪人遊此,重遭大苦,其苦增劇,苦具增多,故名「遊增」。
    本獄四門各有四增:首為「煻煨增」
── 即熱灰園(埋物於熱灰中令熟謂之煨),剛從本獄出,即入此中,熱灰沒膝,皮肉焦爛,舉足還生。二為「屍糞增」 ── 即死尸園,從熱灰園出,即入此中,首足沒入一片屍糞泥中,有毒蜂名為「孃矩吒」,口如蜂針,穿皮入肉,破骨食髓。三為「鋒刃增」── 從死尸園出,即入此中,又有三種:首為刀刃路 ── 罪人至此,下足之時,筋肉銷爛,舉足還復;次為劍葉林 ── 才坐樹下,劍葉吹落,斫截肢節,便即倒地,黑狗噉食;次為鐵刺林 ── 罪人苦逼,欲上樹或下樹,枝枝鐵刺,上下交織,貫刺全身肢節,鐵嘴鳥探啄眼目心肝而食。四為「熱河增」 ── 從鐵刺林出,即入此中,廣大河中,沸水湧騰,沒溺其間,迴復煎煮。
    如是一門四增,四門十六增,皆次第受已,方乃命終。此十六遊增名號種類,各經論有異,以上據《俱舍論》、《瑜伽論》述之,若依《婆沙論》等,則十六名號各各不同,所謂「黑沙、沸屎、鐵釘、焦渴」,乃至「斤斧、豺狼、劍樹、寒冰」,如是次第受之,於第十六「寒冰」獄受已,方乃命終。
    總上所述,墮八熱地獄之有情,於根本獄受已,復入十六遊增獄次第受之,然後壽盡命終。
    就其壽量言之,「等活」壽為五百歲,而以四王天五百歲為彼一日計;四王天五百歲合為人間九百萬年(如前天道壽量中說),而此九百萬年方為等活一日而已,則等活之壽合為人間一萬六千二百億年!
    其餘諸獄,倍倍遞增。「黑繩」壽一千歲,而以忉利天千歲(人間三億六千歲)為彼一日計算。乃至「炎熱」壽一萬六千歲,而以他化自在天一萬六千歲(人間九百二十一億六百萬年)為彼一日計,合為人間五十一萬八千四百億年。「極熱」壽半中劫,而以梵眾天半劫為彼一日計。「無間」壽一中劫,而以梵輔天一劫為彼一日計,其壽之長,難以數計矣!故《地藏經》云:「動經億劫,求出無期,此界壞時,寄生他界;他界次壞,轉寄他方,他方壞時,展轉相寄;此界成後,還復而來;無間罪報,其事如是。」
    另有「八寒地獄」者,所謂「皰、皰裂、阿吒吒、阿波波,嘔喉喉、優缽羅、波頭摩、摩訶波頭摩」。
    一、皰獄
── 此地獄廣大黑暗嚴寒,有情受寒氣所逼,身體僵硬凍紅發腫成皰。二、皰裂獄 ── 所凍成之皰裂開。三、阿吒吒獄 ── 有情為寒所逼,唇動不得,舌作此聲。四、阿波波獄 ── 舌動不得,唇作此聲。五、嘔喉喉獄 ── 唯喉內振氣,作此聲而已。六、優缽羅(青蓮華)獄 ── 有情身體,為寒所逼,其色青瘀,裂五或六。七、波頭摩(紅蓮華)獄 ── 過青已,變為紅赤,裂十或多。八、摩訶波頭摩(大紅蓮華)獄 ── 過紅赤已,變極紅赤,分裂百數。
    此「八寒」地獄位置,有數說:或謂在鐵圍山外,最黑闇處;或謂在鐵圍山底,仰向居止;或謂在閻浮提地下,八熱地獄之旁,橫去一萬由旬處。
    又《大智度論》以「八寒」地獄攝於十六近邊獄中,為八大熱獄之附屬;而《俱舍論》、《瑜伽論》等則言八大熱獄、十六近邊獄外,別有「八寒」地獄。
    又八寒、八熱、遊增諸獄外,尚有無量大小諸獄,具如諸部經論廣述。

    ●孤獨地獄

    上述諸獄,皆在閻浮提地下,而地面尚有「孤獨」地獄,不隸屬於上述諸獄。其位處不定,或在谷中、山上,或在曠野、空中,乃至海邊、廟中。其餘三洲,唯有孤獨地獄,無根本、近邊等地獄;有一說則謂北洲全無地獄。
此孤獨諸獄,苦報轉輕,寒、熱雜受,隨各自業力差別,其苦有多有少,其壽有長有短。

    ◎地獄道── 苦厄

    「火坑、堅冰、刀山、劍樹、碾磑、湯鑊、沸屎、合山等繁多難述」── 此諸苦具、苦事略如前述,此外尚有無量,難以盡述,《地藏經》云:「若廣說地獄罪器等名,及諸苦事,一劫之中,求說不盡。」昔雪公自言,因懼「沸屎獄」之難忍難受,故而發心學佛。
    《地藏經》又云:「各各獄中,有百千種業道之器,無非是銅、是鐵、是石、是火,此四種物,眾業行感」,蓋由罪人宿生廣造諸惡,瞋火一發,心如鐵石,殘忍至極,毫不柔軟,故今墮獄,循業發現,自然感此罪器苦事。又云:「業力甚大,能敵須彌,能深巨海,能障聖道」,吾人聞此,誠應「思地獄苦,發菩提心」。

    (乙)互相輪迴

    上述六道眾生,各隨業力,輪轉四生,循環六道,古人云:「鑽馬腹,入驢胎,塗炭曾經幾度回;方從天帝殿前過,又向閻君鍋裡來」,可謂道盡了六道輪迴之苦況。
    此六道中,天、人、修羅名為「三善道」,以其因中多善,果報亦勝故;畜、鬼、獄名為「三惡道」,以其因中多惡,果報亦劣故。三惡道又稱「三途」,「途」即途炭、殘害義,以此中眾生,多受殘害故。「畜生道」名為「血途」,互相食噉,流血而死故;「餓鬼道」名為「刀途」,常為刀杖驅逼鞭罰故;「地獄道」名為「火途」,上火徹下,下火徹上故。
    又佛典喻六道輪迴,猶如於大海中「頭出頭沒」,三界六道猶如生死苦海,升三善道猶如「頭出」,墮三惡道猶如「頭沒」。苦海中業浪翻湧,前浪剛把吾人打出海面,後浪隨將吾人打入海底;不論頭出、頭沒,摠未雖開苦海,故吾人應以求出苦海為急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