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四卦

    
    研讀周易,其中心課題就是六十四卦。周易包羅萬象,天地人物一切事理盡在其中。這樣廣大而完備的一部經,實際就在六十四卦。至於經中的繫辭十翼等,那都是六十四卦的注解。
    六十四卦來自八卦,八卦來自太極。孔子在繫辭上傳婸﹛G「是故易有太極,是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」又在繫辭下傳婸﹛G「八卦成列,象在其中矣。因而重之,爻在其中矣。剛柔相推,變在其中矣。」
    何謂太極,先儒解釋不一。虞翻說:「太極,太一也。」韓康伯說:「太極者,無稱之稱。」孔穎達說:「太極即是太初太一也。」蘇子瞻說:「太極者,有物之先也。」朱晦庵說:「太極者,理也。」來知德說:「太極者,至極之理也。」焦循說:「太極猶言大中也。」各家注解雖不相同,其實都以太極為天地人物的本有之體,簡稱為本體,此體圓含無窮的形象與無盡的功用,本體形象功用不相分離。不學周易,不明易理,則不知吾人本有此體,不知萬物皆備於我,以致凡事捨本逐末,向外馳求,造成一己與群眾的種種災禍。學易明理,則能趨吉避凶。凶之最大者為生死問題不能解決,吉之最大者即是學為聖人。欲學聖人,必須先求解決生死問題。論語記載,子路問死,孔子解答:「未知生,焉知死。」有生始有死,欲知如何解決死的問題,必須了解生的來源,生的來源就是太極。
    太極生兩儀者,太極寂然不動,本無形象,唯為清淨光明之體,此為無生之理性。動則顯象起用,乃名為生。所生之象,其數無窮,但始動之際,只有一明一暗兩種形色,明色為陽,暗色為陰,因此稱為陰陽兩儀,儀如孔氏正義所釋,作容儀講,因其尚未成象,故不稱為兩象,只稱兩儀。但這兩儀實為四象以至萬象的基本結構,萬象即由兩儀細分而成,所以萬象無不有陰陽兩儀。萬象之數雖然無窮,但基本之數則為陽奇陰偶。伏儀伕畫卦時便發明極為簡單的兩畫,以示無窮無盡的象數之源。這兩畫就是「」、「」。「」為奇,象徵陽,「」為偶,象徵陰,此即陰陽兩儀。
    兩儀生四象者,就是陽上加陽「」,名為太陽。陽上加陰「」,名為少陰。陰上加陽「」,名為少陽。陰上加陰「」,名為太陰。陰陽兩儀過於單純,不足以成萬象,萬象都是陰中有陽,陽中有陰,於是陰陽奇偶從單一之畫加為二畫,因而出現四種象。
    四象生八卦者,就是四象之上再加一畫,而為三畫的八卦。太陽加一陽「」為乾,加一陰「」為兌。少陰加一陽「」為離,加一陰「」為震。少陽加一陽「」為巽,加一陰「」為坎。太陰加一陽「」為艮,加一陰「」為坤。
    繫辭下傳「八卦成列」一段,何玄子訂詁說:「八卦之列既成,則無窮之象具載于其中矣。因此八卦而重之,每一卦各以八卦加于其上,則為六畫之卦,凡有六十四卦,每卦六爻,一爻各有一義,則三百八十四爻之理又畢備于其中矣。」六十四卦每卦六畫稱為六爻,是以陽剛陰柔二畫相推變化而言,故繫辭傳說:「剛柔相推,變在其中矣。」何氏訂詁說:「剛柔二畫互相推去之,剛易柔,柔易剛也。蓍數九六之變涵于此相推中矣。」九六是揲蓍求卦時所得的變數。揲蓍時,如得六,為老陰,如得九,為老陽,如得七,為少陽,如得八,為少陰。周易主於用變,老變,少不變,所以用九六,不用七八。何氏以為,六十四卦,三百八十四爻,即以九六之變為本,而變化無窮。虞翻也以「九六相變」解釋「剛柔相推」。
何氏特加詳說。
    天地人物瞬息萬變,周易六十四卦即以剛畫老陽九「」、柔畫老陰六「」兩個變爻顯示一切吉凶,令人知所趨避,寧非奇極,而且,秦始皇焚書阬儒時,周易獨以為卜筮之書而得不焚,此又一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