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說話的人面瘡

    
    漢朝景帝的時侯,吳楚等七個諸侯國驕恣不馴,吳王並且採礦籌錢,煮海為鹽,招攬天下賢士,有謀反的企圖。當時大臣晁錯怕這樣的情形,早晚會出問題,就建議皇帝削減七國的封地,來抑制他們的勢力。七國封地被削,就用殺晁錯、討封地的名目造反。皇帝很憂慮,和晁錯及諸大臣商講如何征討。因為袁盎曾任吳相,就召他入宮詢問。袁盎對晁錯本有芥蒂,請皇帝屏退諸人,就獻計說:「吳楚七國所不滿的,就是晁錯削奪他們的封地,為今之計,只有斬晁錯、派使召告赦免七國反叛之罪,並且恢復故地,這樣就可以不見兵刃而平反了。」於是晁錯還穿著朝服,就匆匆被斬殺於東市。錯死後,有一僕射鄧公,曾參與對吳楚的作戰,這時同來向皇帝報告軍情,皇上問說:「你一路上是否聽說,吳楚因為晁錯死了,準備依兵了呢?」鄧公說:「吳國想謀反已經處心積慮了十楚年,殺晁錯討封地都只是個籍口罷了,而且恐怕從此以後,天下之士不敢開口了。」「為什麼呢?」鄧公說:「晁錯怕諸侯強大不能制,京師不安,削地減勢,這是劉家萬世之利,而策謀才實行,馬上受大戮,這是內杜忠臣之口,外報訴侯之仇啊!」於是皇帝喟然歎患大為悔恨,但已來不及了。
    到了唐朝懿宗的時候,有一位悟達國師,他在還未享盛名的時候,曾在京師邂逅一位僧人,這位僧人患有惡疾,人人都討厭害怕而避開,而悟達國師卻對他禮遇有加,絲毫沒有厭煩的神色。後來這個僧人要回去了,銘感悟達國師的盛情,就對他說:「你以後遇到困難的時候,可以到西蜀彭州的茶隴山來找我,那山上有兩顆松樹,附近就是我的居所。」悟達在長安,道德聲望日隆,唐懿宗並且禮聘為國師,賜給他沉香木雕的座椅;恩寵無比。忽然,在他的膝上長了一個人面瘡,有眉有目也有口齒,竟然還會吃喝。發作起來。撕肝裂膽,疼痛萬分,而所有的名醫都不識這個是何病症。偶然想起僧人臨別的一席話,於是趕忙前往茶隴山去尋找。
    到了茶隴山,已是傍晚時分,薄暮冥冥,四顧無人,正覺徬徨,驀然遠見煙雲之間,有二顆松樹,往那尋去,果然見到僧人,敘起病苦,僧人說:「這無妨,這山巖下有泉水,明天洗一洗,就會好的。」隔天黎明,童子引領他到泉水邊,才要掬起水來,那人面瘡卻大聲說:「且慢洗!我還有一段宿因要說。」於是人面瘡就問:「國師博古通今,是否曾讀西漢書所記載,袁盎殺晁錯的事情?」國師說:「曾經讀過。」人面瘡說:「國師你就是那袁盎,我就是晁錯,被你腰斬東巿,這冤屈何等深痛!我累世想要對你報復,而你卻十世都作高僧,戒律精嚴,我無從下手。恰因你近來受人主寵遇,名利之心漸起,於德有虧,我才能一報此仇。現在既然承蒙迦葉尊者,以三昧水為我洗灌,從今以後,我也不再與你為怨仇了。」悟達國師聽了心頭凜然,用水洗瘡,痛徹骨髓,醒了之後,果然好了。
    瘡長的像人面,這真是很奇特的事,而更奇特的是,所說的竟然是十輩子的宿因。晁錯十輩子跟著袁盎,想找間隙報仇,「十目所視,十指所指,其嚴乎」我們的起心動念,天地鬼神無不知悉,不也正是這樣嗎?想到這堙A對自己的一舉一動能不悚然惕勵嗎?而悟達國師十世的精嚴修持,到了此世,受人主寵錫,起了名利之心,於德有虧,晁錯因而得報宿怨,名聞利養的浸移,又怎不令人驚懼?而病僧原是迦葉尊者,菩薩度眾,豈是凡夫所知?然則因因果果,正自不爽啊! (明倫月刊171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