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而第一(第
章)

   

   有子曰:「其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鮮矣。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,孝弟也者,其為仁之本與!」

    有子說:「為人能做到孝弟,卻喜好冒犯長上的是很少見的;不喜好冒犯長上,反而喜好作亂為害大眾的人,更是不會有的。夫子曾說過:『一個有德學的君子,用力在根本上;根本能立得住,那仁道就會自然地生長起來。所以力行孝弟,就是行仁道的根本呀!』」
   「有子」是孔子的學生有若,編論語的孔門學生尊稱他為「有子」。這一章分為兩大段,前段從「其為人也孝弟」到「未之有也」,是有子所說的,是從老師孔子那兒學來的。後段從「君子務本」到「其為仁之本與」是孔子所說的話,有子將它引用出來證明。
   「其為人也孝弟」,孔子一生所提倡的「仁學」,也就是大學中所說的「大學之道」,其內容分為內在的「明明德」及外在的「親民」兩個大綱領。「明明德」更細分為四個條目
── 格物、致知、誠意、正心,「親民」也又可分為四個條目── 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,這就是孔子仁學所包涵的境界── 內聖外王。這「內聖外王」的根本就在「修身」上,所以大學更強調不管上至全國最高的領導人,下至一般平民百姓,所有的人都必須先以「修身」的工夫做為根本。如果不先從「修身」學起,那「內聖外王」的仁道,必然障礙重重!
    那「修身」要如何修起呢?中庸堣掑l說:「修道以仁」,用「仁」來做修道的工夫;又說:「仁者,人也,親親為大。」每個人生下來,都生活在彼此對待的人群中,能夠做到「待人」和「待己」一樣平等,也就是「視人如己」,這就是「仁」。「親親為大」,第一個「親」是動詞,就是親近對方,保持密切的關係,對方常在我的關懷之中。「親親為大」,就是從自己最親近的父母親關懷起,對待父母和對待自己一樣好。接著,擴充到家中的兄弟姐妹,這樣盡了「孝弟」之道,就是以「孝弟」的仁道來成就「修身」的工夫。
   「而好犯上者鮮矣」,「鮮」是少的意思。做到「孝弟」的人,將關懷擴充到整個家庭、家族之中,縱使遇到不如意時,也願意克制自己的脾氣,不輕易冒犯長輩,不願學現在電視上,教人故意表現自我,而作忤逆長輩的行為。整個家講究禮讓,正是「齊家」的好表現。
   「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,未之有也。」「作亂」是故意擾亂社會國家,不接受道德法律的規範。各個家庭都正常健康,整個社會就呈現安定與和諧,這就是「家齊」而後「治國」的現象。
   「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。」「務」是能專心用力的意思。最後這四句話,有子引用孔子的話,證實上述所說不是有子個人的創見,而是有所依據的,讓學習的人更有信心。孔子說,一位有志於修養高尚品德的君子,「修身」就是他一切修養的根本,「修身」的根本一立住,大道就自然樹立起來,所以說;「本立而道生」。仁道就像一顆大樹,它的根部立住了,大樹就能雄偉茁壯起來!
   「孝弟也者,其為仁之本與!」最後再次強調仁道的根本是建立在「孝弟」的基礎上。「修齊治平」利益一切人的仁道,必須從「孝弟」做起,正是和本章第一句「「其為人也孝弟」相互呼應!
    論語二十篇,首章孔子教人要「學習」,因為「生而知之」的聖人太少了,多數人都是要靠「學而知之」,而本章承接首章「學而時習之」而來,「學」有「效法」的意思,要學什麼?要效法什麼呢?本章告訴我們要從「孝弟」這根本上學起,再擴充到家、國、天下。這孝弟的根本要能紮住,首先要依著孔子所教的禮節規矩來學,否則「道德仁義」的文章滑口念過,豈能與孔子己立立人的仁德大道相應呢?願思之!勉行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