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簡說(六十五)     子 圓

    八佾第三

    子曰:「居上不寬,為禮不敬,臨喪不哀,吾何以觀之哉?」 

    
    孔子說:「身居上位,不能寬厚對待下屬;行禮時,內心不能恭敬莊重;臨視父母之喪,缺少哀戚之情。對於這樣的人,我還用什麼來觀察他呀!」
   「居上不寬」,不管在家中,或是在外,每個人的地位都有上下之分。猶如日有盈昃、月有圓缺,是一種自然的現象。雖然有上下之分,但是講求各盡本分、關懷對方,這是真正的平等,不同於西方所說的平等。居上位者對待在下者,要度量寬宏。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,在下的人犯了小過要赦免,當作沒看到一樣,至於大過才要糾正。假使大小過都要管,自己必然不勝其煩,反而管不好,無法照顧好大眾。進一步,更要替在下者著想。例如擔任里長,就要適時協助里民,解決困難。

   東漢時,華陰人劉寬,擔任郡守時,為人溫和仁厚,待人非常寬恕。下屬有過,只用蒲鞭警示;自己辦事有功,卻推辭不受,讓給下屬。有一次,劉寬穿戴好朝服準備上朝時,侍婢奉上肉羹,卻失手翻倒在朝服上,劉寬急問:「有沒有燙傷你的手?」並不在意自己,度量寬大,德風感人,傳為美談!
   「為禮不敬」,禮節是用來敬重人的,如果缺少恭敬的心,禮節就流於外表的形式。例如行「鞠躬禮」是要彎腰的,但是現在的人,常常只點個頭,豈不變成「鞠項禮」?失於驕惰,敷衍了事。
   「臨喪不哀」,父母去世,孝子居喪期間,內心哀戚不已,正是為人子女真情的流露。另外,到喪家弔唁,也要有同情心,不許有笑容。
   「吾何以觀之哉?」以上三條做不到,孔子只含蓄地說:「吾何以觀之哉?」這樣喪失做人的根本,其實孔子不想再看下去了!
    居上能「寬」、為禮尚「敬」、臨喪主「哀」,是仁的本質。今日,我們學仁學君子,莫忘了用這三條自我省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