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廬老人往生三十周年文物展側記(四)  弘安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〈述懷〉與〈殘燭〉

 

〈明倫月刊百號紀念〉

 

    

〈歌嘯〉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雪公書贈周聖遊老師墨寶

 

雪公〈鄭生夜供曇花〉墨寶

 

雪公〈對蘭〉墨寶

 

雪公贈趙錟銓老居士墨寶

德明樓雪公墨寶展

 

因為場地關係,主辦單位無法借太多雪公的墨寶參展。主要借於年紀較大的前輩,或雪公敘述個人心志的墨寶真跡。

然在預借的三十分作品中,有六分是遺失或找不到的。另有五分是已經破損的。三十年中,人有生、老、病、死,山河大地則有成、住、壞、空,世間的物品,也會隨因緣變化而煙飛灰滅。雪公的遺墨,在公家單位的,如果沒有妥善保管,也會發霉、長黃斑或損毀。送蓮友的,也會因持有者往生,搬遷,或天災而遺失壞損。

〈述懷〉與〈殘燭〉

 

〈述懷〉與〈殘燭〉一是律詩,一是絕句,是雪公送給游麗惠居士的墨寶。

〈述懷〉  (以〈興廢〉之詩題收錄在《浮海集上》)

興廢輒言中,簪纓如夢殘。樗材豈無用,傲骨不宜官。桂魄(影)斫仍滿(在),滄波填未乾。願將一腔血,與暖世間寒。

〈殘燭〉  (《浮海集上》)

未改心腸熱,全憐暗路人。但能光照遠,不惜自焚身。

游麗惠居士,是早期蓮社中慧班弘法團的女青年,後來出家,法號宏慈法師。現年八十多歲的師父說,決定出家後,前去向雪公辭行,老人家送到和平街一樓門口,久久不曾移步進屋。當年的麗惠居士則是眼中噙著淚水,不敢回頭,快步離去。送一位用功單純善良的年輕女弟子出家去,雪公心中應是百感交集吧!

兩首墨寶,〈述懷〉的結聯是「願將一腔血,與暖世間寒」。〈殘燭〉是「但能光照遠,不惜自焚身」。六十多歲的雪公,隻身浮海來臺,去國千里,雖國難當前,卻不因此意氣消沉,反而滿腔熱血,不惜犧牲身心二力,也要光照路人,溫暖世間。展讀墨寶,一筆筆一句句,雪公的精氣神與風骨,躍然字埵瘨﹛A深深觸動人心。

 

〈祝明倫月刊十年百期紀念二首〉  (《辛亥續鈔下》)

 

茫茫四塞蔽胡塵,禹甸堯天雨露新。禮運萬邦俱不識。臺中高士獨明倫。

十載高登百尺竿,於茲進步更何難。緣生自我無他祕,捧出心來與佛看。

這是民國六十九年八月分《明倫月刊》第一百期,雪公撰詩兩首,書寫成墨寶刊載在該期月刊的首頁。

雪公在世時,對《明倫月刊》期許非常深,曾將個人退休金捐獻出,提供「孔學獎學金」,鼓勵社會人士,與青年學子,撰寫孔學相關論著,以便在月刊上刊載。並指導《明倫》編輯,文章取向,要依憑佛家四依法,並時時遵守《明倫》四為三不的原則。不打筆戰,不評論出家眾是非,也不刊載神通文字,迷惑眾生。墨寶最後一句:「捧出心來與佛看」淺顯又懇切,雪公處處以真心實意勉勵《明倫》與後進晚生,只此一句,就終身受用。

 

〈歌嘯〉

 

雪公贈與徐自民老師的墨寶。

捨瑟猶能唱,海隅龍可聽;思存移弱水,聲落貫幽靈。天地元虛籟,宮商有妙形;湘君曲萬古,寂寞數峰青。(《辛亥續鈔中》)

徐醒民老師,字自民,安徽省廬江縣人。今年八十九歲,是臺中蓮社的導師,也是《明倫月刊》發行人。徐老師以行將九十之高齡,目前還每周授課三次。有周四晚上的《維摩詰所說經》、周二晚上的《論語》課、周六下午的《易經》課。自雪公往生後,三十年來徐老師繼師遺志,弘揚儒佛,不遺餘力。

三十年前,雪公往生,治喪時的〈雪廬老人事略〉到後來的〈雪廬紀念歌〉都是出自徐老師之手。

蓮社今年四月在中興大學惠蓀堂,舉辦「雪公往生三十周年紀念音樂會」上,徐老師說:

音樂,這藝術,含有很深的道理,能以令人不起虛妄心,只起真誠心。無論何人,以真誠心處世,就能拉近人與人的距離,亦能拉近世界與世界的距離。例如,從娑婆世界到極樂世界,雖須經過十萬億佛土,但是雪公嘗說:「至誠感通。」至誠,就是誠到極處,就能與極樂世界感通。這一感通,就能放下十萬億佛土,娑婆世界的眾生,與極樂世界的聖賢,一心相應。因此,各位可以想見,雪公就在極樂世界含笑欣賞這裡優美的音樂,我們大家也就是與雪公俱會一處。

音樂,有曲有詞。詞,就是以文字寫出來的詩。雪公畢生弘護佛儒大道,同時最能顯示他老人家道風的就是作詩教詩。雪公作的詩,就像極樂世界的微風吹動寶樹羅網,出微妙音,譬如百千種樂,同時俱作,聞是音者,自然皆生念三寶之心。雪公教詩,能令學者皆會作詩。醒民受教,愧得皮毛而已。今謹為七言絕句一首,敬呈雪公曰:「管絃紀念雪僧公,三十年來憶道風。最是今朝殊盛會,娑婆極樂一音通。」敬請各位指教,並祝光壽無量。

 

〈題日月潭玄奘寺〉

 

雪公贈與周聖遊老師的墨寶。

鷲嶺來天竺,鯤臺接地靈。潭波僧眼碧,山靄佛頭青。香剎侵花雨,風簷語梵鈴。會心多法悅,不必定聞經。(《辛亥續鈔下》)

周家麟老師,字聖遊,安徽阜陽人。民國三十五年底,就前來臺灣。三十六年,服務於臺中酒廠。當年經同事蔣俊義居士介紹,始悉雪公於臺中蓮社弘法,尋往聽講。與雪公晤談契機,成為入室弟子。周老師於雪公經筵,常隨首座,博聞彊識,深得雪公倚重。雪公西歸後,經蓮社董監事會決議:敦請周老師及徐自民老師繼續領導蓮社。並請延續《華嚴》講席,前後計十七載。周老師於民國九十五年,正念分明,於彌陀聖號聲中安詳示寂,春秋八十有七。

 

〈鄭生夜供曇花〉與〈對蘭〉

 

〈鄭生夜供曇花〉  (《浮海集下》)

步月歸來睡已遲,忽聞香發見瓊枝。感君情好何由答,再煮新茶坐半時。

〈對蘭〉      (《浮海集下》)

一莖素萼清於月,數葉長紳飄似雲。相對無言心境滅,斯時不必有香聞。

這兩幅是雪公送給鄭勝陽居士的墨寶。鄭勝陽居士,母親是非常虔誠的佛弟子,住正氣街五號,介紹雪公購買正氣街九號的房子。鄭居士高中畢業後沒多久,就前來當雪公的侍者,一直到雪公往生為止。期間曾以腳踏三輪車,接送雪公到各大專院校及道場授課講經。接著用摩托車載著八十多歲的雪公,奔馳在各大街小巷。後來才用汽車,載雪公上課、上班、講經等。舉凡飲食起居,多虧有鄭居士照顧,「感君情好何由答,再煮新茶坐半時」這是針對鄭居士而寫的詩。而鄭居士也於民國一Ο四年二月往生了。

〈江干放生〉

   

雪公贈與趙錟銓居士的墨寶。

江濤天際接微茫,今幸贖君還故鄉。快向龍門離網罟,莫來人世作羹湯。騰雲應沛乾時雨,蟄處須扶逆水航。仗此因緣歸八部,經筵好去護空王。(《還京草》)

趙居士,民國十四年出生於臺中市,三十四歲時由林看治居士和萬太太(萬福霖將軍夫人)引介來蓮社。居士年輕時健康不佳,有胃下垂毛病,於三十六歲那年,雪公交代接掌蓮社每月放生工作,本來只有六十五歲的命盤,因放生而越加健康長壽,高壽九十二歲,於今年十一月八日,在助念聲中,安詳往生。這是放生功德不可思議的感應。此幅是雪公以放生詩,贈與放生會長。

(待續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《蜀道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