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簡說(一七四)       文:子圓  圖:宜倫

    

  述而第七

  子釣而不綱,弋不射宿。


 

孔子用掛一個鉤的竿子釣魚,卻不用掛許多鉤的繩子抓魚。使用絲線綁的箭射鳥,卻不射棲止在巢中的鳥。

「子釣而不綱」,「綱」是用一條繩子掛許多鉤,希望抓更多的魚。聖人存心仁厚,只用釣竿掛一個鉤來釣魚,有節制不貪得。

「弋不射宿」,「弋」是把生絲線繫在箭上,並將小石頭繫在絲線末端,當射中飛鳥時,小石頭就跳開,拉扯出絲線將鳥翼纏住。「宿」是棲止的意思,指白天鳥兒棲止在巢中,有時是為了孵蛋,或者哺育雛鳥。所以古人有首詩說: 「勸君莫打三春鳥,子在巢中待母歸。」心懷仁慈,就怕錯殺。古代夜間一片黑暗,樹林中更暗,並且實施宵禁,入夜以後禁止在外活動,因而不可能射夜間在巢中休息的鳥,所以「宿」不應作夜宿的鳥來解釋。

古代雖然貴為天子諸侯,為了祭祀及宴請貴賓,都必須親身去捕捉獵物,來表示誠敬。但是天子諸侯狩獵只限三驅,一年只圍捕獵物三次,或是只三面圍捕,留一面生路。士則是不綱不射宿,都是節制自己的貪欲而心存仁厚。所以孔子釣魚打獵,不是喜好殺生,是為了祭天祭祖。假使祭品是用買來的, 就不夠恭敬,必須自己親身辦理,才算盡心盡力, 這才合乎禮。

古代商朝的開國君王商湯, 有一次到郊外去, 看見獵人在四面張開大網捕捉獵物,獵人並向天祝禱:「從天空以下,四方來的獵物,全部都進到我的網中。」商湯聽了以後很驚訝的說:「嘻!那動物將要滅絕了!」就命他撤掉三面網,只留一面而已,並祝禱:「想要向左逃命就向左,向右逃命就向右,不聽我的指揮才進到網中來。」後來諸侯知道這件事,就說:「湯王的德性至高啊!仁心能夠澤及禽獸。」

《易經》說:「天地之大德曰生」,天地的廣大德能就是使萬物生生不息。孔子聖人德合天地,憫念萬物,以「仁」施教。學為君子應當節制欲望,仁厚存心,與萬物同生,乃能契合天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