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過那段路         篤閑


 

  有一段路,我總是記不住路名,卻對何處轉彎及沿路景色掌握得清楚,那是我曾經走了六年的一段路,通往學校的一段路。

  充分利用時間,我把這一點在上學途中用得相當得宜,把十五篇《論語》、一百首詩平均分配五日,每天在十來分鐘內盡數輪過一遍。從上車的那一刻,我就像上戰場一般,頭腦不能昏沉,嘴巴也得準備就緒,開始背誦不知其義的古文詩句。

  飛逝的住家、餐廳,還有許多父母載小孩的機車潮流,雖說不可一心兩用,但我卻是一邊看著窗外的景物,一邊唸著下一句詩文。一路上我的嘴巴不曾闔上許久,文言文傳進耳中,卻似乎無法入駐心理,有時我總忍不住懷疑,這麼做,真能在有朝一日理解其義、活加運用嗎?爸爸總是肯定的回答,所以我仍相信著,依舊依循這項慣例,天天執行。

  這件事變成了習慣,儘管有些單調,每天背的古文和唐詩,已經與我的血液融合,就像天天經過的這段路,早已刻進記憶之中。爸爸讓我在這六年之中織起詩文的網,成為自己的收藏。十分多鐘的一段路加上時間的堆積,為我鋪了一條邁向充滿更多希望的道路,富有古人的學問,等著我深掘墨水下的壯志與激情。當我真正開始體會到一段短短的路程,其實是含藏無限價值時,好幾年又過去了。如今再走過那段路,我飽含著懷念及感謝,依舊是同樣的路口和轉彎處,映出我當年拚命想背完當天進度的模樣。

  十五篇《論語》和百首詩,我不曾停下與它們的聯繫。當初那段路為我開啟了古代詩文的旅程,我曾經走過,現在也不打算停下,繼續走在迴盪著琅琅讀書聲的路上。

  附記:此文,感謝林廣老師的指導與訂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