決定託生中品
--雪公為蔡運辰老居士解惑信函
    藏密


   蔡運辰老居士,號念生,清光緒二十七年(一九○一年)生於遼寧,曾任中東鐵路一等秘書,一生以「編印大藏經」、「放生護生」為志業。在大陸皈依虛雲老和尚,成為三寶弟子。三十八年來臺,僑寓臺中,依止雪廬老人專修淨業。民國四十四年六月,臺中蓮社禮請斌宗法師傳授在家菩薩戒,蔡老居士受滿分優婆塞戒。此後,嚴持佛戒,早晚念佛作課,終身不斷。

  蔡老居士的夫人胡玉珊老居士,也一同皈依虛雲老和尚,來臺後親近臺中蓮社,日誦《金剛經》一卷,佛號萬聲。民國四十八年,夫人五十七歲,因胃病住進醫院,六天後藥石罔效,正念分明而逝。蔡老居士頓失家庭支柱,心情悲痛不已。念及夫人病況突發有些措手不及,且學佛時日尚淺,定課念佛僅有最後的三年;雖然臨終時,他與眾蓮友都在病榻邊助念,但是有否往生淨土,蔡老居士心中始終存疑。為求踏實,他給雪公寫了一封信函,祈請雪公印定解惑。信函說:

  前以亡室斷七,蒙法駕辱臨,厚貺供品,諷誦靈文,存歿沾恩,非言可述。關於亡室生向,公以為安養可期。學淨業者,以此為最後斷驗。辰障深慧淺,遂不免反復推索,此事似應就優點缺點兩方面論之:

  其優點,為平時信願行三資量稍稍備具,臨時心不貪戀,意不顛倒,正念分明,(辰始終守在身側,僅於病未絕望時,謂此次病癒,決定受戒。又囑善視其胞妹。逮知病已無望,遂一直念佛,並無他語)二十四小時後,顏貌如生,而加以外在條件助念如法,並蒙我師賜給密咒加持之沙粒等。又曾於兩月前,夢見我師許其往生。

  其缺點則為修道年淺,每日有定課不過三年,未受戒。關於相傳之生西瑞應,如預知時至,談笑而去,聞香見花,天樂佛光等,等皆所不備。究竟此種情形,希望如何?邊地耶?下品下生耶?我師慧眼圓明,務祈賜教數語!

  晚近學人臨終,稍獲善相,即附會生西。即如某老居士與辰至交,其信願均羼外道思想,行持亦無固定功課,只持戒大致不差,放生特別努力。臨終雖見夢於吾師,辰頗疑其為人天福報。而於亡室之生於何方,更左右不知所可。務懇

  俯賜析釋,以釋疑惑,不勝盼禱之至!

(圖說:蔡念生的夫人過世後,不知往生何方,蔡老居士懇請雪公解惑。)
(照片-右:蔡念生老居士。中:雪公。左:朱鏡宙老居士。)


  十二月二十四日,蔡老居士接到雪公的覆函,雪公說:

  
奉讀手示,祇悉一切;同道之誼,應盡者盡,分所當然,無足稱道。

  尊意對於嫂夫人生西,似尚懷疑,提出優缺兩點質詢,實則優即不缺,缺即不優。既知其優,尚何缺之有?

  如謂『年淺及未戒』,試問臨終十念者,時間更短,且於戒亦未發心,何得其往生?吾兄精於內典,獨遺忘機有頓漸,緣有增上乎?龍女獻珠,屠夫放刀,不皆成於剎那耶?

  至云聞香見花,天樂佛光等,只不過前五識之作用,不知意識更關重要。經論多言,意不顛倒,正念分明,此為其本。若專求末而忽本,不得真相矣。

  邊地下品,一為有疑,一為五逆,經有明訓,知皆不入此二處。按學理論,嫂夫人決託中品。×××兄內外混雜,此生當乘善業超升善道,其淨業種子亦不致失,但不知幾生遇緣耳。縱遇,恐亦不能頓悟。蓋習氣纏綿,非可遽斷,必遇大善知識,痛加棒喝,或得速成。古德云:知見不正,甚於五逆十惡,信哉!謹貢所見,諸希慧照。

  蔡老居士擔心夫人「學佛年資太淺,且未受戒」,於往生淨土恐有不利。雪公根據「臨終十念」得以往生的經訓,臨終至心念佛十聲,也未受戒,尚且往生。學佛人的根機,有頓悟、漸修之別,如《法華經》說娑竭羅龍王八歲的女兒,將身上龍珠獻給佛陀,即時證成佛果。俗話云: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凡此皆是在剎那中頓得佛果。蔡老夫人已早晚念佛三年,何愁不生?

  至於往生時,未得「聞香見花,天樂佛光」等瑞應,雪公認為那只是前五識所能認識的瑞相。不知「意識」才是最重要的關鍵,蔡老夫人能「意不顛倒,正念分明」的捨報,已得往生淨土的大根本了。

  會不會生到淨土的邊地下品?雪公云,只有「臨終生疑、造五逆罪」仍得往生者,才會生到邊地下品。雪公根據蔡老夫人生前學佛跡象,求生淨土有信有願,念佛功課不斷,讀誦大乘經典,不作眾惡,臨終心不貪戀,意不顛倒,肯定蔡老夫人決定得生中品。

後記:雪公及蔡念生兩封信函,均載於蔡念生老居士著作《如是庵學佛賸語.續談偶然與感應》。

(圖說:龍女獻珠供佛,頓成佛果,蔡夫人臨終正念分明,何愁不生淨土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