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年    ●林珏儀


   農曆年前,這裡的農村,不需要刻意裝修整飾,在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的規律中,自然醞釀歡騰氛圍。農人一年勞碌換得豐碩成果,金黃纍纍的稻米,飽滿實在的地瓜,為佳節增添喜慶,更於親友鄉鄰間的互助餽贈中濃厚情感。等待播種的空檔兒可稍事喘息,又別有一派輕鬆的優閒。

   花生爺爺的地瓜成熟了,兒孫媳婦紛紛出動,左鄰右舍也逗陣幫忙,群體和諧的合作,是仰賴大量人力的農村才見得著的景象。我們一家四口自然不能錯過挖地瓜的浩大行列!首先,將地瓜畦上的地瓜藤割除,由經驗老到的花生爺爺挖出地瓜,其餘的人負責揀選,剝淨地瓜上的泥土,外觀完整漂亮的裝一籃,老鼠、椿象啃過的裝一籃,好地瓜再依大小各別分類,剩下的「地瓜尾巴」是雞隻的營養飼料。挖地瓜和挑地瓜,一個是憑技術加體力,一個是靠時間加耐心。我們先用眼睛看,再動手做。花生奶奶頻頻囑咐我們挑地瓜不要把泥巴抹上,否則買主洗地瓜時洗出一堆蟲子,會很失禮!

   大夥兒邊做邊聊,說說笑笑沖淡疲累。麗貞阿姨自嘲每天從早挖到晚,連做夢也沒停工呢!突然,花生奶奶不慎摔下板凳,大家趕緊趨前扶起,所幸奶奶身子硬朗並無大礙,虛驚一場!忙一下午,從生澀到熟能生巧,我們的動作越來越快,可惜已近黃昏,我們向花生爺爺、奶奶再見,相約明天再來。

   接連數日,我們都在幫忙挖地瓜,挖完花生爺爺的,再挖上面田爺爺的,還有地主莊奶奶的……我和妹妹護送獨輪地瓜車,搖搖晃晃四處奔走,玩得不亦樂乎!但幫花生爺爺推竹子車,可就不簡單,因為斜坡很陡,疊上竹子後必須用帶子綑緊防止滑落。花生爺爺在前使勁拉,妹妹在後用力推,卡在最陡處,小小的妹妹幾乎整個人都要貼在草地上去了。往往要拉個數回,才能成功踏上平地。有時車子前進不了往後倒退,不免讓人心驚膽跳、大捏冷汗!

   妹妹找我一起幫忙,果真是艱辛無比,咬緊牙使出渾身力氣用力推,就怕一鬆手,人便滾到坡底。推完竹子,花生爺爺也就輕鬆了,索性讓妹妹坐上獨輪車順路推回。我在旁看了好生羨慕,因為和妹妹互相推車玩,我總是被推得七仰八翻,七葷八素,從沒一次平安抵達終點。

   花生爺爺的兒子—絲瓜阿伯,幽默風趣又古道熱腸,平時愛說笑話逗人,這次還答應教我們焢窯,機會難得,讓我和妹妹雀躍不已!我們在阿燈叔叔收割完的稻田覓處角落開始堆窯。第一步驟是「辨認風向」,窯口必須背風,否則火苗易被吹熄。找出三塊紅磚疊出ㄇ字型窯門,再用鋤頭挖起稻草底下的土塊,一個一個向內堆疊,塞泥巴填滿縫隙防止熱氣散失。土塊有稻草根的抓附,挖時不易鬆散,也較好堆疊,整個過程,處處可見先民隨順自然的智慧。

   我們和絲瓜阿伯合力堆起第一個窯,第二個窯則讓我和妹妹自行發揮,阿伯在旁指點。我和妹妹拿著鋤頭四處奔來跑去挖稻根,還被自己踩的泥巴坑絆跤!按著絲瓜阿伯的教導,我們成功堆好窯,只是比第一個窯小一號,黑黑的稻草小土墩,遠遠望去,煞是可愛!

   隔日,我們全家大小帶著地瓜、蔬果前來,絲瓜阿伯早已在現場等候,絲瓜阿姨細心為我們準備用品和小零嘴,還有八十好幾的黃奶奶熱心抱來柴火給我們做燃料,真是感動滿滿!熱窯須要個把小時,我們坐在絲瓜阿伯搭的遮陽傘下乘涼,不時視火勢添柴,媽媽和絲瓜阿姨談笑風生,爸爸則幫莊奶奶挖地瓜,時間不知不覺流逝。窯燒得紅通通,絲瓜阿伯拿起鋤頭將窯打破天窗,迅速倒入地瓜,推倒窯,覆上溼土,讓我和妹妹踏平做好最佳防護,再過兩小時就可以大塊朵頤!蔬菜類容易熟,晚點再燜。等待的時間裡,我們先去菜園除草,眨眼日正當中已是飢腸轆轆,土窯飄出陣陣地瓜香,令人迫不及待!媽媽和絲瓜阿姨用紅磚堆的簡易灶台上,一鍋蘿蔔鮮菇湯也啪滋啪滋響。不僅蔬菜清嫩多汁,在絲瓜阿伯準確估算下,剝開地瓜炭黑外皮,是美麗的金黃色澤,似麥芽糖的甜香軟黏在舌尖蔓延,道不盡的好滋味!揀些漂亮地瓜和玉米送給莊奶奶,感謝她對我們的關懷,莊奶奶可愛的小孫女還回送我們幾根棒棒糖呢!我們和絲瓜阿伯、絲瓜阿姨圍坐一起,共享這辛苦努力的成果,大夥兒笑呵呵的吃著說著,捧在手心的地瓜,既甜蜜又溫馨!

   或許人與人之間便是如此簡單,沒有算計,無謂利益,真心對待和給予,樸實農村是最佳寫照。感恩身邊所有的人,感恩田裡的爺爺奶奶伯伯阿姨,在簡單事情中教導我們道理,在親身勞做中引領我們學習,回首童年,有說不完的故事,是數不盡的開心。

  那一年冬天,我們的夢裡,有一群小小地瓜在翩然起舞。

(圖說:感恩身邊所有的人,在簡單事情中教導我們道理,在親身勞做中引領我們學習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