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簡說(一七五)    ●文:子圓 圖:宜倫


    述而第七

  子曰:「蓋有不知而作之者,我無是也。多聞,擇其善者而從之,多見而識之,知之次也。」

  孔子說:「有人對事情的意義並不知道,卻敢妄自創作,我決不是這樣無知妄作。對於事情多多聽聞,選擇其中良善的部分才依從。多多見識,選擇其中良善的部分記在心中。我這樣的求知是次於完全得到事實的真知呀!」

  「蓋有不知而作之者,我無是也。」「蓋」,發語詞沒有什麼意義。「作」,創造前人所不知道的。「不知而作」的人,或者缺乏見聞,或者見聞不廣,或者見聞雖廣,卻不能擇善而依從、牢記,如此腹笥空空,無知妄作,是孔子所屏棄的。

  「多聞,擇其善者而從之」,「多聞」,從多方面廣聽意見,但是受限於感官及個人的好惡成見,也不能完全得到真實。所以要選擇善的事情,才依從辦理。

  「多見而識之」,「多見」,只有聽聞是不足的,更應親眼見到。當然也應「擇其善者」,經文雖未列出此句,但意思卻包含在內。「識」,記住,把親眼所見而且善的事情,牢記在心中。至於惡的事情,就隱藏在心中,這是怕人跟著學壞,也就是孔子「隱惡揚善」的原則。

  「知之次也」,這樣多見多聞並且選擇良善的知,態度慎重嚴謹,但是孔子還認為仍是次於完全得到事實的「真知」。孔子著作《春秋經》,將親見的三世,聽聞的四世,以及傳聞的五世,總共十二世的歷史,多見多聞講求證據,慎重取捨,然後字斟句酌,衡量各種情況才落筆完成的。

  孔子周遊列國,有一次在陳國和蔡國之間,遭遇軍隊圍困,師生多人接連七天都沒有飯吃。子貢就帶著身邊的貨物,逃出重圍,和當地的村民交換一石米。回來後,交給顏淵和子路炊煮。煮飯時,突然吹來一坨黑色砂土掉入白飯裡,顏淵趕緊抓起這團髒飯吃了。

  當時在遠處井邊的子貢看見了,誤以為顏淵挨不住飢餓,偷吃了飯,非常不高興,進到屋內向孔子稟告。子貢問:「仁人廉士遇到窮困,就改變了節操嗎?」孔子說:「節操會改變,怎麼稱得上是有仁有義的仁人廉士呢?」子貢又問:「像顏淵這樣的人不會改變節操嗎?」孔子說:「我相信顏淵是不會的。」

  子貢就將顏淵偷吃飯的情形,秉告了孔子。孔子對子貢說:「顏淵長期切實履行仁德,我不會懷疑他會偷吃飯而改變節操。這其中必有原因,先讓我來問問他吧!」

  隨後找來了顏淵,孔子對他說:「最近我夢見了祖先,這難道是祖先有何指示嗎?顏回你去把煮熟的飯端上來祭拜吧!」顏淵回答:「剛才煮飯時,有一坨黑色砂土染汙了飯,我怕整鍋飯都髒掉了,趕緊將它抓起來,心想如果丟掉實在可惜,就把它吃了。如今這鍋飯已動用過,用來祭祀就不恭敬了!」孔子看看其他弟子,說:「如果換成是我,也會這樣做啊!」從以上故事,說明即使親眼所見,也不一定是事實真相。所以對於所見所聞,更應當小心求證。

  今日之下,媒體網路、報章雜誌充斥,消息五花八門,當學習本章的多見多聞,並且擇善而從而記的謹慎態度,可以避免陷入蒙昧糊塗的陷阱中,才能保持理性的智慧光明。

(圖說:孔子在陳絕糧,子貢疑顏淵捱不住飢餓,偷吃了飯。)


 》回明倫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