介紹良醫--雪公醫方明的弘化   藏密


  「周孔醫世,歧黃醫境,和緩醫身,佛陀醫心,譬諸月魄,體無闕圓,用不其一,惟時所之。」這是雪廬老人李炳南老居士題贈醫王佛學社的格言法語,也是雪公一生自利利他的重心。雪公闡述周公、孔子的倫常大道,醫治世間人倫關係。精研岐伯、黃帝《內經》,教人保養之道,不為境惑。通曉醫和、醫緩之道,為人診療身病。深入佛法內明,開示出世無漏之道,教人究竟解脫之道。

(圖說:雪公來臺,不以醫術謀利維生,友人欽服雪公醫德醫術之餘,力勸開業濟眾。)

 

    法華寺施診施方

 

  雪公為了醫治母親的病,發願學醫。三十一歲掌莒縣獄政,以醫術療治囚犯病苦。三十八年來臺,於臺中市法華寺開演佛法,並於寺內設「施診處」,親自義診,一年之間,開的處方達一千四百多張,使眾多患者得以康復。

  在法華寺施醫之後,雪公醫術深受各方肯定,遠在獅山閉關的上會下性法師,關中患胃疾,因《菩提樹》月刊主編朱斐居士之引介,赴臺中由雪公以漢方療治,約月餘而愈。

  雪公不以醫術謀利維生,在臺友人欽服雪公醫德醫術之餘,力勸開業濟眾。不得已,雪公乃向臺灣省政府衛生處申請,由臺中市政府核發「炳南中醫診所」,所址位於臺中市東區新庄里復興巷十六號。

  開業後,友人自動發起「介紹良醫」,撰文向各界推薦雪公,全文如下:

 

    介紹良醫

 

  山東李炳南先生,鴻儒名宦,精研岐黃,淹貫群書,足遍宇內,隨處施診,活人甚多。此次浮海來臺,本同太白入剡,避囂扃戶,未擬壺公賣錢。

  (敝人等)聞諸昔賢,范文正曰:「不為良相,當為良醫」,斯必心不違仁,故能術擇濟眾。若夫嘯傲遺世,痾瘳忘懷,縱非意志銷沉,何異行跡孤僻?爰本是義,責於先生,勸以懸壺,得其領諾。茲為代訂診例,以冀普起沉,實屬難逢機緣,希莫錯過為幸。

  蔡自聲、呂大椿、趙晉業、臧元駿、朱光澄、蔣仲舒、

  孔德成、曹玉波、任居建、王雋英、朱正宗、劉智雄、同啟

  王毓蘭、宋清齋、楊 煦、林建五、夏蔬園、張棟樑

 

    診例

 

診費:病者量力奉送

時間:門診:上午九鐘至十一鐘

   出診:下午二鐘至四鐘

(附)病者如不通曉國語,可以每星期壹、參、五,上午門診,此三日有人翻譯臺語。

出診車例:出診時,由病家備車送迎。但東自公園路,南自和平路,西自民生路,北自力行南路,此範圍內,晴天可免乘車。

停診時間:星期日及已過每日規定鐘點

接洽處:臺中市復興路復興巷十六號

每日只診五號

 

    中國醫藥學院授課

 

  民國四十七年六月,私立中國醫藥學院在臺中成立,雪公為創辦董事之一,受聘為兼任教授,授《黃帝內經素問》專課,擔任中國醫藥教材編審委員。該校附設中醫診所啟用後,雪公與諸名醫,輪流前往應診。教學所得壹萬元,以臺中蓮社名義,捐贈獎助優秀學子。

  雪公任校內青年社輔導委員,輔導醫王佛學社成立,擔任第一任指導老師,常蒞社勉勵學子,習醫習佛,學作大醫王。出版學刊時,雪公親書「聖智醫心,國手益壽,明哲保身,奇技療病,是中國文化之醫學,為其精神,次第如是。」墨寶紀念。

  民國五十一年,各界人士發起興建「菩提醫院」,雪公隨喜順應,撰〈籌建佛教菩提醫院歡迎樂捐宣言〉,竭力護持,期望這座佛教醫院,借營業收入維持基本開銷,得盈餘即施診、施藥,專為貧窮的病人,解決痛苦。

 

    順乎天和衛生之道

 

  雪公因通曉醫理,平時生活規律,飲食有度,神安心寧,事事不失天和,合乎衛生之道。在致周慶光老居士一函,可略窺一二,雪公云:

  一、動手術,只宜清養,慎飲食起居。

  二、不宜小有欠適,即亂服藥,小忍為佳。

  三、飲食須較極爛者,凡菜硬者俱莫食。

  四、少食,多次不妨,不欲食之物,莫強食。

  五、中西藥,不能同日服--不藥即中醫。

  六、西洋參煮水,每日飲一酒杯,養元氣。

  七、心中默念佛,少說話,少看書。

  又致董正之夫人舒淑婉老居士函,雪公示以:

  一、正之病,纏綿時久,不宜專西藥而治,侍以為中藥和平,何妨藥取中劑,針用西法,調養為上,醫次之。

  二、與學生改卷,一次數百本,未免過勞,不自維護,事必有傷,婉言勸戒。

  三、年時疫多類,宜處處小心,不直吹電扇,不食水果香瓜、冰棒生冷之物。

  四、寄上人參及胡桃兩物,若無感冒用之。

  雪公住世九十七年,精神矍鑠,講經時,音聲宏亮,語無衰虧,固然是戒定功深所致,而能融醫理於生活,當是一大因素。八十歲時,雪公應健康長壽會之邀,談到與同齡人比較起來,自己不過是「身體粗健」而已,在〈雪廬老人的一天〉這篇短文(見《明倫月刊》四二六期),平平淡淡中蘊含著「有醫有佛」的健康之道。

 

    度眾善知醫方明

  講席教化是雪公一生精神致力之處,故醫學著作甚少傳世。全集中的《雪廬寓臺文存》,留有兩篇醫學之作,一是為中國醫藥大學教授張拙夫《傷科學》作的序,一是〈臺中鍼灸學會十五周年感言〉。往生後,弟子整理雪公在中國醫藥學院的授課講義,結集成《黃帝內經選講》。

  雪公高足徐醒民先生曾說:「雪廬師於上層人士以詩、書法結緣,對一般人士以中醫結緣。」眾生我執深重,病苦纏身,欲定下心來學佛念佛,何其難也。故菩薩救度眾生,須備五明,「醫方明」必不可少,雪公以醫事因緣療治人的身病,以「內明佛法」引導人出世了生脫死,真可謂「善知方便度眾生」。

(圖說:民國七十三年,中國醫藥學院創辦人陳立夫先生,頒榮譽狀給雪公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