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思念為聲聲佛號     心迴


  「天氣這麼冷,又下著雨,要跟張老師說,不要天天來,要記得講哦!」媽媽慈愛的聲音,猶如還在耳邊,怎知已離開我們七年了。

  爸爸在、我高三時往生,媽媽獨居在南投竹山老家,身體健康,參加老人會,每日到對面的學校運動,生活過得自在快樂。喜愛唱歌,尤其是唱〈媽媽請你要保重〉那首歌。原來媽媽幼小時,外婆就往生了,大聲唱出「媽媽」,是對外婆深深的懷念及對母愛的渴望。

  早年,媽媽是協助爸爸做竹子生意的好幫手,銀錢往來,清楚明了。媽媽最大的願望是能生個兒子,生了三個姊姊後,生下么女的我,雖不免有些失望,但在我成長的過程中,是當寶貝的照顧我、疼愛我,一直到離開,都是如此。記得爸媽到外地談生意,遇八七水災,媽媽牽著小小五歲的我,走過冷清荒涼的街道,去和爸爸會合。上大學那一年,母女二人提著重重的棉被袋及衣物等,帶著愉悅的心情走在文華路上,往逢甲去報到。上大學是另一件媽媽對子女的期望,讓子女接受完整教育,彌補她不能讀書的缺憾。

  小時候每年的大年初一,全家人一定吃素,到竹山德山寺禮佛,媽媽都懷著恭敬虔誠隨分隨力供養。又媽媽生活樸實穩定,對兄姊悉心關懷照顧,對萬物尊重愛惜,種種心意都透露著仁慈。媽媽的行儀,深深刻印在小時我的眼中;媽媽的善念,深植在我心中。

(圖說:大年初一,全家人一定吃素,到竹山德山寺禮佛,媽媽都懷著恭敬虔誠隨分隨力供養。)

  在二十多年前,我請了佛像、念佛機給媽媽供奉。當時鄰人說那是往生時才用的,媽媽竟然不為所動,還說阿彌陀佛會保佑,這何嘗不是媽媽的福報。佛經上說,如果不是往昔修福修慧,於念佛法門不能聞。媽媽聞即生信,可見她宿世的因緣。

  每當回竹山陪媽媽,臨別之夕是母女心靈相契時刻,此時我們會一心專注地念佛五分鐘,祝福媽媽得蒙佛力加被,也將別離的情緒轉移到佛念上。相隔兩地時,常在電話中問媽媽有念佛否?「有啦!走路都有在念。」每次找不到東西,她念佛,就找到了,好多次都是如此。是媽媽一片赤誠心、相信的心,感得阿彌陀佛的加被。有次沒學佛的大姊找不到手錶,著急地來來回回找了好多次,還是沒找到。病中的媽媽說:「趕快念佛啦!念佛就會找到。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……。」帶著疑惑但孝順的大姊隨著念,竟然片刻間就發現了。

  約在民國九十年,蓮社念佛班的學長們到竹山探訪媽媽,媽媽見到多位老師,有如一群兒女回來,充滿歡喜。也因有此因緣,數年後張老師第一時間獲知媽媽在臺中養病,隨即說每日都會來關懷媽媽。那時正是九十八年的冬天,不管下雨、有多冷、有多忙、有多晚,張老師都來陪老人家念十聲佛,說阿彌陀佛的殊勝,而我們姊妹也和媽媽約定,要一起在極樂世界團聚。媽媽常常交代我們,一定不能忘記張老師的深恩。媽媽養病期間,數度都很愛睡,但聽到念佛聲,又勉強睜開眼說不好意思,並隨著念佛。

  在最後住院時,媽媽想回家,姊妹為此意見不同,無有共識。經張老師問媽媽,要在醫院接受治療或回家,那時幾乎不太說話的媽媽,明確肯定的說:「要回家,回阿惠那裡。」感謝佛菩薩的安排!回家後,陳老師交代安排每日三班蓮友念佛,一來藉由規律讓家人提振正念、調適身心,二來也讓蓮友有機會前來隨喜結緣。

  在九十九年農曆二月二日晚上,小女蓮社社教科的同學前來陪念。我用歡喜的心告訴媽媽,他們都是她最疼愛的孫女的學佛同學,將來都要到阿彌陀佛那裡,這麼年輕的孩子都發願要去,以此加強媽媽的信念。沒想到,十分鐘後,媽媽安詳地在念佛聲中離開了。照顧媽媽是我小時就埋在心中的心願,總以為還算孝順的我,等到媽媽真正離開了,又再次領受「子欲養而親不待」的深深悲痛,才知很多很多事都沒做好,都沒盡到真正的孝養,是何等的痛!

  在媽媽往生的前一天,大姊及當法官的姪子見到阿彌陀佛及佛光在媽媽的周圍;助念中,大姊見到觀世音菩薩、阿彌陀佛來接引,媽媽帶著非常燦爛的笑容,跳上阿彌陀佛的手,對著大姊開心的笑……。在大姊的敘述中,我似乎也見到媽媽一向開朗的笑容,跟隨阿彌陀佛踏上歸鄉的路途。

  感謝媽媽,感謝阿彌陀佛,感謝蓮社師長、蓮友等的護持,讓媽媽有此殊勝因緣,得以究竟離苦得樂。感謝家人,每當我反覆訴說媽媽的一切或內心傷痛時,總是耐心、善巧的開導我:「阿嬤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要歡喜,念佛回向。」

  在這浮浮泛泛的生命中,若只一味活在懊悔中,和媽媽約定的淨土團聚如何能夠達到?思及印光祖師開示:「彌陀為我發願立行,以期成佛。我違彌陀行願,以故長劫恆淪六道,永作眾生。了知彌陀乃我心中之佛,我乃彌陀心中之眾生。心既是一而凡聖天殊者,由我一向迷背之所致也。如是信心,可為真信,從此信心上,發決定往生之願,行決定念佛之行。庶可深入淨宗法界,一生取辦,一超直入如來地,如母子相會,永樂天常矣。」唯有老實依教奉行,方可生淨土,母女相會。

  因為佛菩薩,讓我感到媽媽從沒離開我,每日念佛回向,和媽媽相約,有如往昔每天打電話給媽媽一樣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是我對媽媽無上無上的報恩。我將思念媽媽的心以及深深的懺悔,化為聲聲佛號,迴向西方。

(圖說:臨別之夕,我們一心專注念佛五分鐘,祈求佛力加被媽媽,也將別離的情緒轉移到佛念上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