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掃墓     ●林珏儀


  清明掃墓,是流傳已久的風俗。焚香祭祖,是後人虔誠的祈福。往昔阿公阿嬤體諒兒女念書的辛苦,獨自遠從高雄搭乘「平快車」,搖晃五、六個小時來到苗栗通霄,夜宿火車站旁的小旅館。隔日清晨五點便起床用餐,趕搭六點的第一班公車,到曾曾祖父母和曾祖母的墓園掃墓。忙到日正當中,再於午飯後搭乘平快車回家。

  爸爸和大伯畢業後,開始幫忙掃墓,而姑姑出嫁前也應阿嬤要求參與一次,以告慰先祖。其後阿公和另外兩位伯公,約好三年輪流一次,大家都可盡到孝心,也省去年年奔波的辛苦。阿嬤離世之後,便由同住高雄的大伯開車載阿公一起北上,和自新竹南下的爸爸會合。

  清明時節雨紛紛,墓園時有積水,得先以勺子舀除才能進行除草、修剪樹枝等事宜。因此小時我和妹妹都是待在家裡,等候爸爸回來向我們述說掃墓發生的事情,小小的心靈,總是期待著早些長大能一起去幫忙。

  去年輪到阿公掃墓,天氣出奇的好,是個陽光普照的大晴天,媽媽、我和妹妹首次參與,結果發現掃墓並不如想像中容易。光是除草就耗費許多時間,何況還有剪枝這等體力活兒,遇上刺手的「荊棘樹」更得小心應付,若不連根挖除乾淨,來年將更難處理!清掃兩座墓園起碼要花上四、五個小時,大家都累得氣喘吁吁,也難為八十好幾的阿公,爬上爬下、剪枝除草完全不落人後,讓我和妹妹自嘆弗如!

  曾祖父的墓園,則座落在高雄橋頭的公墓區,我們曾跟隨阿公和大伯、二伯、三伯們同去,因已事先清理,墓園還算乾淨,只有些許樹根殘留。壓黃紙象徵為祖先修繕房屋,眾人等待燃香過半後再焚燒金紙,而妹妹不知怎的,一直踩到插在地上的香,讓三伯大聲驚叫,直呼妹妹太頑皮,把妹妹整隻抓起放到旁邊以免危險。不過一會兒妹妹又不小心踩上去,看著三伯鐵青的臉,似乎快要七竅生煙了。

  曾祖父墓旁,是一座雜草叢生的殘墓,由墓碑刻文看來應該是個老爺爺,或許家道中落子孫疏於打理吧!同時想起現代人工作繁忙,掃墓已逐漸式微,多是請人代為整理,也算是另類新興行業。再看看老爺爺破舊敗壞的墳墓,不免為之難過惋惜。

  奉花獻果,祈求祖先庇祐;捻香燃紙,感懷先祖恩德。望著乾淨整齊的墓園,恭敬感懷之心油然生起,雖然都是未曾面見的歷代祖先,還是衷心感謝他們辛勤打拼,為後人留下美麗家園的付出。往後我們也將追隨他們的足跡,窮鄉壤,涉山水,步步努力耕耘,在歷史扉頁上,在後人心頭裡,劃下永恆不滅的回憶。

(圖說:阿公認真掃墓的背影,告訴我們何謂孝敬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