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公書函:致王獻唐書 ●雪公

栗叟吾兄先生 鑒:日昨,自城歸來,案上見有
惠賜詩畫,疲乏頓失,逸興遄飛,詩畫皆是最上乘禪。不知輞川當日,又當如何,不禁叫絕者再。

寧料福無單行,而又擬以《歸山圖》見贈。雖尚未睹其跡,然謂為弟寫影之作,似無不宜。何幸!何幸!

栗峰勝境,未曾得遊,

大作無法賡和,實亦不敢續貂,惟
兄近發畫興,弟亦發遊興,遊處或偶有詩,摘錄呈
正,聊當塤箎應鳴也,可萬謝,萬謝。專復恭請
撰安
弟李炳南頓首 四月十九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