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侍者●行健

草堂善清禪師,宋朝臨濟宗高僧,南雄保昌(廣東)人,傳晦堂祖心禪師的法派,他曾開示學佛者說:

想要成就一生的人品,必須要為人正當,不要讓別人私下暗中議論。一旦落入異樣的議論,就終身不能立足於世間了。

有一位平侍者,隨侍太陽山寺(今湖南常德)明安禪師數年,雖然得到明安禪師的修學要旨,但以「生滅為己任」,一心追求世間的生滅法,排擠陷害同輩學者,忌妒別人比他強。

當時廣照、圓鑑禪師也在僧眾間參學,汾陽太子院的善昭禪師,要他們去探求明安禪師禪法的宗旨。

明安禪師說:「將來振興禪門曹洞宗的人,不是廣照就是圓鑑了。」二位禪師說:「有平侍者啊!」

明安禪師用手指著胸口說:「他這個地方不好。」又捏拇指與食指交叉的中間,示意說:「平侍者這樣下去,必定會死在這一點上。」

明安禪師圓寂後,留下遺囑說:「我死後十年,全身如果沒有遭受災難,應當為太陽山寺打齋供僧。」

入塔的時候,門人恐怕平侍者會有不利於明安禪師的舉動,因此將李和文都尉布施的黃金、白銀、器物,一並書寫在塔銘上,以防範平侍者,實際上並沒有這些東西。

待在太陽山寺的平侍者,一天忽然說:「先師的靈骨,不利於太陽山寺的風水,應該取出靈骨火化。」寺裡的長老耆宿提出嚴正的勸告。平侍者卻說:「於我有妨礙。」

於是打開肉身塔,看見禪師的容顏和活著一樣,堆柴焚燒後,禪師的容貌依然莊嚴,僧眾都驚異不已。平侍者用大鋤頭打破遺體的腦骨,添更多的油和木柴,片刻之間燒成灰燼。僧眾將這件事報告官府,官府判處平侍者圖謀塔中物品,對先師大為不孝,勒令他還俗。

平侍者後來自稱為黃秀才,謁見在瑯琊的廣照禪師。廣照禪師說:「往年你是平侍者,現在是黃秀才。我在太陽山的時候,看到你做出大逆不道的行為。」於是拒絕接納他。平侍者再去謁見公安圓鑑禪師,也不被接納。只得到處流浪,沒有依止的處所,最後在一個三叉路口,被老虎吃掉。到底還是難免於明安禪師先前「捏拇指叉中」的預示,真是可悲啊!

就平侍者過去的參學來看,一向為叢林寺院所推重,然而他存心不正,所以被有見識之士指責,導致終身坎坷不順,到死都沒有個歸依處。

平侍者這段公案,不僅是對學佛者而言,只要身為領導一方的主事者,立身行事時,都應謹慎行事而且心存敬畏。一個人只要身心誠正,行事自然氣蓋山河,旁人如何有機會私下非議呢?心不誠、行不正的人,乃是自己斷喪了身命,當然無法安身立命於天地之間了。

(見《禪林寶訓筆說》)
【圖說】打開肉身塔,禪師的容顏和活著一樣,堆柴焚燒後,禪師的容貌依然莊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