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竺歸來──
唐太宗與玄奘大師的一段對話
●行健


玄奘大師,從天竺(今印度)回到長安,唐太宗召見,詢問往返十七年之間的經歷。

唐太宗一見玄奘大師,便廣泛地詢問雪嶺以西,天竺境內的國情,物產風俗,天竺邊境八王的故迹,過去在天竺出世的七佛遺蹤。以及漢朝張騫沒有傳述的,司馬遷、班固沒有記載的種種事物。玄奘大師親自經歷各地,眼見耳聞,記憶鮮明,隨問隨答,條理分明。

唐太宗非常歡喜的說:「法師可就經過的一百多個國家,盡採各國的山川風俗,撰寫《大唐西域記》一書,留傳後世,不也是美事一樁嗎?」

玄奘大師奉詔覲見,即將結束時,唐太宗對在座陪侍的群臣說:「從前北朝的符堅稱讚道安法師為神器,普受舉國上下尊敬。我看法師,談吐用詞溫文典雅,風範志節堅貞高峻,不但不愧古人,實際上超出古人甚多。」

司徒長孫無忌說:「的確如聖上所說,道安法師雖然德行崇高,學識淵博,但是弘法的功績,誠然不如玄奘法師,親身遊歷佛教聖地,參與辯論佛法的種種妙義,深入探索佛法的究竟妙理與本源。」

當時唐太宗正準備兵馬,東征高麗,軍務忙迫,聞奏報法師已回長安,特派大臣迎接法師到京城,先預定只是短暫相見。等到見面談論之後,十分投機,不知不覺就天黑了。

唐太宗說:「匆匆敘談,言猶未盡,朕想請法師一起東行,一來省視觀察地方民情風俗,二來可在指揮軍務的餘暇,隨時暢談,不知法師意下如何?」

玄奘大師答說:「玄奘剛從遠方歸來,而且罹患疾病,恐怕不能陪伴聖上前往。」

【圖說】玄奘大師說:「玄奘剛從遠方歸來,恐怕不能陪伴聖上前往。」

唐太宗說:「法師過去尚且能夠獨自遊歷孤絕艱險的遙遠地域,現在隨軍隊東行,不過如同行走半步而已,法師何必推辭呢?」

玄奘法師答說:「陛下東征,統率六軍,討伐亂國,誅除奸賊,必定能立下如周武王的『牧野之功』、漢光武帝的『昆陽之捷』。玄奘隨行,無所助益,白白消耗路途上的花費。而且兵刃相交戰鬥,依據佛教戒律,出家人不能觀看,願陛下哀矜鑒察。」唐太宗嘉許接納了。

玄奘大師又請奏說:「玄奘在西域獲取梵本經論共有六百五十七部,乞請在嵩山少林寺,為國家翻譯弘揚。」

唐太宗說:「朕不久前,為穆太后興建了弘福寺,寺院非常清靜,法師可以到那裡翻譯,一切所需,可與房玄齡商量籌辦。」

玄奘大師進奏說:「百姓不知情,看見玄奘從遙遠的西域歸來,總是妄想要見一見,這樣不但會妨礙荒廢法務的進行,也顧慮會發生事先無法預測的禍患,願陛下能派駐禁衛守門官,以防止這類事端。」

唐太宗高興的說:「法師所說,可謂保身之道,朕一定會安排。」

請奏完畢,玄奘大師拜別後,唐太宗隨即下旨派遣監察守護的官吏,並敕令留守京城的房玄齡,全權主持監護事宜,資助玄奘大師籌備譯經一切所需。

(見《佛祖歷代通載》)

貞觀三年八月,大師為法忘身,隻身越過「就連無葉小樹也不能生長」的死亡之海|塔克拉馬干沙漠。安抵天竺後,師從戒賢等論師,精通佛法內明,名震五天竺。貞觀十九年,大師回到京師,一心一意翻譯佛經,毫無名利掛懷。太宗讚歎說:「引慈雲於西極,注法雨於東垂,聖教缺而復全,蒼生罪而還福」。大師從極西的天竺引來佛法慈雲,將法雨慈悲灌注於遠東,佛法缺漏處得以補全,蒼生因有佛法而懺罪得福。大師這一生,於國於佛法於眾生,皆有真實利益,故入滅之日,高宗哀痛說:「朕失國寶矣。」

李唐因與老子李耳同宗,凡有重大活動,佛門僧人必得列居道士之後。自從玄奘大師天竺歸來後,自天子以降,滿朝大臣,以及平民庶人,皆以事佛為榮。


【圖說】唐太宗敕令留守京城的房玄齡,全權主持監護事宜,資助玄奘大師籌備譯經一切所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