應教木鐸振春風
──《明倫》發行五十年孔學回顧──
●三學

【圖說】民國七十二年,錢地之先生,來臺中向雪廬老人致意時,慈允為《明倫》撰稿。

《明倫》,創刊於民國五十九年,當時雪公及諸師長鑑於所處的時代,深中物欲之毒,現出蔑視倫常的症狀,盛行殺盜婬妄。這些症狀,如果不及早治療,則亂世濁世勢必更惡化,人倫的苦厄勢必更加深。若想徹底治療,別無良藥,只有儒佛之道。只要大家肯服這一劑良藥,不僅侵害這一時代的病毒可以迅速消除,而且建立大同世界,人間淨土,也在逐漸奠基。故取「明」字表示要宏揚佛家的內明精微,取「倫」字表示要推闡儒家的五倫法則。《明倫》試圖融合這兩種學術為一體,自身奉行,並向外推動。

我國有史以來,就是五倫社會,到了漢魏,接受了五明佛學,五倫十義中羼入佛家教理,兩者不但不生矛盾,力量反而更加濃厚。從此內佛外儒,合成一家,即使是窮鄉僻壤,一字不識的愚夫愚婦,皆自認是忠孝的人,若有人說他是奸臣逆子,他勢必反目;而且不懂佛理,也會念阿彌陀佛,曉得因果循環,三途六道。

每期《明倫》內容,有法音,有孔學,在今日之下,向人宣傳五倫十義,或許有人聽不明白,或許有人報以譏笑。我們宣傳的道理,不合世人所好,是在意料之中。但,人體有病,必須以藥物來治療,藥物雖與病人之口相違,卻與病體相合。儒家注重「擇善固執」,《明倫》已有所擇,已有所進,已有所執,通塞不變,百折不回。發行五百期來,有那些闡揚孔學的文章呢?謹簡述於下。

明倫社論

社論,由醒公徐自明老師主筆,董正之、曾幼喬等老師間或撰文。醒公從零刊期起,至二百四十期,有近百篇有關孔學的論述。自二四一期起至二六二期,共二十篇的社論,醒公揭示《周易》的體例注疏及學術義理,後結集成《讀易簡說》一書發行於世。從二六四期至今,醒公則以《讀易散記》為題,將《周易》每一卦的彖辭、大象傳、爻辭、小象傳,梳理古注,以利初學。

這五百期有關孔學的社論,篇篇都是以孔聖智慧,為混濁的世間撥開雲霧,提示一條安居樂業的大道。在任何時空下細讀品味,都能讓人耳目一新。

雪公叮嚀

《明倫》雖然是佛儒雙弘的刊物,然雪公不主張佛儒加雜。雪公也一再表示希望文稿多求語體文,讓讀者方便閱讀,不要太多文言文。

雪公在臺中講經弘法三十多年,對眾講話開示不計其數,但雪公一再談到,不可自我宣傳。因此雪公在《明倫》的孔學文章甚少,僅見〈大學首章解〉、〈保住人格來學佛〉、〈學論語鋪底子〉、〈易艮卦簡介〉數篇,都是弟子聆聽後的講錄。

碩儒大作

每期的孔學文章,初期博採如周邦道、張廷榮、董正之、王禮卿、劉百閔、陳琦萍等各方碩儒大作。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孔上公,惠賜多篇演講稿,如〈孔子的教育思想〉、〈孔子思想對東方社會的影響〉、〈孔子的政治思想〉、〈儒學與經濟發展〉、〈儒學與自由中國的現代化〉、〈庭訓與師道〉、〈多歷艱難為我謀〉,其中多篇是孔上公應歐美各國之邀所作的講辭。

趙天行先生,與雪公有同鄉之誼,供職於省警務處,對中國歷史文化有深刻鑽研,國學基礎深厚。用十六篇的文字,為《明倫》讀者探討「孝、悌、忠、信、過」的原由。

民國七十二年,精研《論》、《孟》、《學》、《庸》的錢地之先生,來臺中向雪廬老人致意時,即蒙慈允為《明倫》撰述〈義與利二位一體〉、〈尊敬前賢與當仁不讓〉、〈大學作者之學術思想探討〉、〈大學記者揭出儒家之經濟思想〉、〈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〉、〈六經天下之正道 中庸天下之定理〉等精闢之見。

王令樾老師,係王禮卿教授的女公子,家學淵源,任教於上庠。紀念雪公往生三十周年文物展時,受邀來蓮社參觀,編者祈請為《明倫》撰述「偉大史家司馬遷」系列文章。王老師以其精邃的國學造詣,完整翔實而又生動的呈現《史記》人物,常以孔學觀點評述歷史人物,更覺客觀透闢。

【圖說】孔上公,應歐美各國之邀所作的講辭,整理之後,惠賜《明倫》刊登。

雪公門生

蓮社成立之初,雪公在蓮社講經授課,即有各方大德紛紛前來親炙受教。繼而創辦大專講座,接引大專青年,因此人才輩出,為《明倫》挹注諸多孔學稿源。如徐自明老師,撰有〈樂記選講〉、〈學記選讀〉、〈中庸第一章研讀〉、〈雪廬詩選講〉、〈弘儒弘佛一詩翁〉、〈捨己為人〉、〈至聖先師之教化─民國壹佰年五月十五日講於孔子協會成立大會〉等連載多期的開示。王能傑老師有〈韓愈闢佛始末考〉、〈李翱及其復性書〉等文。另有吳希仁、簡智果、吳省常、張清泉、洪錦淳、吳孟謙等師長的有得之作,為《明倫》孔學灌注源頭活水。

民國七十二年,雪公將退休金拿出,成立孔學獎金。雪公以此獎金鼓勵蓮社青年,用心研究儒學,將撰寫心得先供明倫廣播社作廣播稿,後由《明倫》刊出,故專欄訂名「孔學廣播錄存」。

論語講習班

民國六十九年十月,獲周榮富大德之助,雪公創辦「臺中論語講習班」,專門研習《論語》,以培養弘揚文化之人才。每週一、二、五、六晚六時三十分至九時三十分上課,雪公與醒公輪流講述上《論》、下《論》。因課程密集,教材單純,且師資道合,為期兩年,學習甚有成效。

課後,醒公整理雪公講述,名為《論語講要》,從《明倫》七十六期至二六五期,共刊出一八九期,長達十九年之久,後結集成書。雪公講授《論語》,著重心性德行,不輕議聖賢,擇取合情合理的古注,勉聽者依經實行照辦。今有學者以「正統」二字形容《論語講要》,確是的見。

從論語講習班結業的同學,因長期研討《論語》,偶有心得,常以士倫、三學、九思、治煩、懷德、貞實、雨華等筆名,撰述孔學相關文章。這批後起之輩,正是雪公眼中「失學的一代」,欠缺淵源家學,受限於學力,故文筆顯得生澀,結構鬆散,論述也難以體大思精,但憑一股向學之心,試著以《論語》聖言為準則,為現代社會衍生的問題提出解方而已。

孔學是學道之基

蕅祖云:「儒之德業學問,實佛之命脈骨髓。」世上有真儒才有真佛弟子,故歷史洪流中,佛法的盛衰,多因儒學的隆替。唐代朝野尊崇儒學,故佛門人才輩出。民初有人揚言要將四書五經丟入茅坑,佛法也因此淪落不興。欲佛法昌盛,還得在儒家德業學問力用功。

《論語.述而篇》,子曰:「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。」雪公直指此章為中國文化綱要,也是《論語》一經的宗旨。故未來的《明倫》孔學,期望更多志同道合者,能在「志道,據道,依仁,游藝」四個領域,自行化他學問思辨之餘,發心撰寫成文,不吝惠賜《明倫》。期盼洙泗之學,杏壇春風,吹拂人間大地,君子如雲,禹甸堯天,重現世間,是所至禱。

【圖說】從論語講習班結業的同學,因長期研討《論語》,偶有心得,常以士倫、三學等筆名,撰述孔學相關文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