敦倫盡分 淨業有成
●士倫

(李夫人)謂其女曰:「汝立志修淨業,無所用此,以遺小姑可也。」
【圖說】李夫人德性仁厚,待人上和下睦,是有婦德的善女人。

聶雲臺居士(1880~1953),湖南衡山人,曾國藩的外孫,是成功的實業家,曾當選上海總商會會長。原來信仰基督教,遊普陀山後,即不食肉類。後逢妻亡,自己又大病一場,幾度瀕危,因而深感人世無常,於是廣覽佛書,潛心研讀佛法三藏,後隨印光大師受五戒。自奉甚儉,曾將積蓄捐出賑災。著作多為佛教因果感應事蹟與輪迴故事,今錄譯他的〈李柏農夫人生西紀略〉一文,以啟發淨土行人信願念佛。

淨土念佛是佛法中最殊勝絕妙的法門,歷代高僧及居士切實修持,因而得到實際受用的,都以淨土為依歸,從流傳下來的記載約略可以得到證明。

朱孺人臨終瑞相

我所知道的朋友中,像歐石芝居士、王一亭居士的太夫人、江翌元居士、包培齋居士、湯鳳山君的夫人,平時都是老實念佛,修持非常謹嚴,臨終確實都見到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現身,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事實明明白白,不是隨便捏造的。甚至從來不念佛的人,臨終有人教他念佛,也可以往生極樂,雖然品位不一樣,可是能夠出離六道輪迴,超出三惡道則是一樣的。就像先庶母朱孺人臨終的瑞相,也是應驗的事實之一。

朱孺人平時雖然有佛法的信仰,其實不了解佛法的意義,而且不曾修持。臨終前幾天,聽我說淨土的宗旨和意義,把念頭打掃得乾乾淨淨,貪瞋去除乾淨,恩怨永遠忘記,一心專念阿彌陀佛,信願求生極樂世界,以自己對佛的信仰和佛的宏願相應,自然感應道交,決定往生極樂。

於是堅定地信受聽從,臨終前一天,告訴我說:「從前放不下,丟不開的念頭,現在已經全部掃除乾淨,沒有一絲的掛念,身體也完全沒有病苦的感覺了。」往生當天,沒有絲毫痛苦的樣子。因為沒有氣力,發不出聲音,只有隨著我和李柏農居士默念佛號,神志清楚明朗,身體穩定平靜,含笑而逝。四肢在巳時(早上九點至十一點)已經冰冷,但頂門到未時(下午一點至三點)還是溫熱的,這是往生西方的證明。

李夫人生西事實

李柏農居士又號八不居士,在學佛前輩中,知見的正確,修持的努力,性情的真誠,在我的知交當中,格外讓人敬佩篤信。柏農居士昨天對我說,他的夫人往生西方的事蹟,及平生行誼,有足以使人感動激勵的地方。

李夫人生病已經數月,往生那個月的十二日,我去拜訪柏農居士,居士喜悅地說:「老妻今天病情大有轉機。」第二天更加暢快舒服,家人都因此慶喜,可是夫人卻反而急著處理後事,拿出她小時候的蒼玉扇墜,請家人賣掉,得到數十金,用其中的一半放生,一半作佛事。又拿出她剩餘的珠寶飾物,告訴她的女兒說:「妳立志要修淨業,用不到這些,可以把它送給小姑。」

十四日,交代家人幫她沐浴更衣。十五日,早上說看到菩薩拿給她金磬,而且聞到滿室旃檀香氣,其實當時房中並沒有焚香。午後,忽然告訴居士說:「佛來了!趕快為我合掌。」因為李夫人已經沒有力氣舉起手了。

居士問佛是甚麼樣子?夫人說:「身體是金色的,很高大,實在是沒有辦法比擬說明。」此後,看到佛多次,到了晚上,頻頻地問什麼時候了,一再地敦促家人把她扶起來盤腿坐,家人安慰勸止她,才面向西方側臥,到了子時(晚上十一點至凌晨一點)微笑往生。

李夫人生病期間,本來神志就清清楚楚,往生前兩天,病苦全沒了,心神更加清爽,夫人說見佛聞香,絕不是夢中的囈語。李夫人往生極樂世界絕對沒有障礙,明白地囑託後事,大致都是見道之言,堅定地叮囑不要發訃文,不要弔喪,認為這是耗損世間有用的物資與人力,而且折損亡者的福氣,只有害處,沒有益處。

待人上和下睦

柏農居士說,夫人每天念佛課誦並不是很多,但是十分地誠懇。夫人必然往生西方,也是夫人的德性仁厚所致。夫人不曾疾言厲色地對待人,曾有一位婢女失手打碎了古瓶,價值八百金,夫人說:「失誤可以原諒。」沒有責罰婢女。但是女僕中若有邪淫的惡劣行跡,則遣散她,即使很多人替她求情,也不答應。夫人對待伯叔、大姑小姑、妯娌,從來沒有錢財上的爭奪,從不劃分你我界線,而且見識卓越,能識大體。

柏農居士在廣東做官三十年,民國後隱居澳門,生活困頓,三餐不繼,靠夫人賣首飾支撐,安貧樂道,同修淨業。夫人襄助成就柏農居士的志業,其他懿行還有很多。柏農居士說:「體會夫人的心意,不想列述夫人的行狀來為她表揚。但是考量夫人往生極樂的事實,足以幫助勸化,啟發信仰,應當做一簡短行狀記載下來,如此罷了。」

李夫人不愧是有婦德的善女人﹗如果每位婦女都能如此,謹守本分,端正賢慧,珍重與翁姑、夫君、兄妹、伯叔、妯娌、婢僕等相處,敦倫盡分,自然為人所敬重,佛化家庭必然可期。因信願堅定,毅然放下家中珍物,主宰自己的往生大業,善女人必定能跟隨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!

【圖說】李柏農問:「佛是什麼樣子?」夫人說:「身體是金色的,很高大,沒有辦法比擬說明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