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─荊棘林中自在身──
從政修淨的陳瓘
●藏密


「瞻部報終歸淨土,四華池上禮金容。」(北宋‧陳瓘)
【圖說】陳瓘,見蔡京能直視太陽,怕他得志後,必會擅取私欲,目無君上。

北宋,佛法大行,如荊王夫人等王卿貴族,專求往生淨土。從政而淨業有成者,如文彥博、楊傑,馬紆等。或是博學鴻儒,如李沆、黃庭堅、蘇軾、張商英等,皆一心皈依佛法。至於從政不忘學佛,困窮而堅守淨業的陳瓘,卻少有提及,頗覺陌生。近日因請撰寫陳瓘的嘉言懿行,乃知北宋還有這麼一位世出世法兼顧的大德。

正言司諫 不畏權貴

陳瓘,字瑩中,號了翁,福建沙縣(今屬福建西北部三明市)人。起初喜好《華嚴經》,故自號「華嚴居士」。北宋神宗年間進士。

宋徽宗重用蔡京、蔡卞兄弟,二人要人毀掉司馬光所編的《資治通鑑》。陳瓘得知後,在太學出考試題目時,特別引用宋神宗為該書作的序,蔡氏兄弟遂不敢毀。有一次在朝會時,他見蔡京能直視太陽而眼睛久久不動,陳瓘與同僚說:「京之精神如此,他日必貴。然矜其稟賦,敢敵太陽,吾恐此人得志,必擅私逞欲,無君自肆矣。」蔡京有此堅定的精神,他日必然尊貴,以他的稟賦傲視群倫,敢敵視太陽,我怕他得志後,必會擅取私欲,目無君上,肆無忌憚了。

宋徽宗任陳瓘為「正言,司諫」的諫官,他因此多方攻擊蔡京的惡行。蔡京為了攏絡他,上朝要他同乘一車,也曾私下親自見他,以懇切誠摯的態度美言,想說服陳瓘,不要處處攻擊他。陳瓘引杜甫詩句:「『射人先射馬,擒賊須擒王』,我停不下來了。」日後,愈發直言攻擊蔡京等一干奸佞犯上作亂的惡行。如此直言敢諫,自然遭受當道權貴的排擠,日後多在各省轉輾。

被貶臺州 專修念佛

陳瓘後來被貶到浙江的臺州。臺州,正是天臺宗的祖庭,因此得以親炙明智法師,深得天臺宗旨。從此不再撰寫世間文字,專修念佛三昧,作〈天臺十疑論後序〉。陳瓘在後序,特別提到修淨土法門的「信與疑」:

「信者萬善之母,疑者眾惡之根。能順其母,能耡其根,則向之所謂障緣眾生,聾可復聞,昧可復覺,未出生死得出生死,未生淨土得生淨土。順釋迦之誨往面彌陀,隨彌陀之願來助釋迦。」

信是萬善之母,疑是眾惡之根。修學淨土法門能順「信母」而耡「疑根」,則以前有障緣的眾生,如耳聾者可重新聽聞,愚昧者可恢復覺醒,未出生死得出生死,未生淨土得生淨土。隨順釋迦教誨,往面彌陀;又隨彌陀大願,來助釋迦。《釋門正統》讚歎這篇〈後序〉說:「了翁不數百字,籠罩諸說,得淨土之全,豈非天資之高乎。」陳瓘六百多字的〈天臺十疑論後序〉,籠罩性空、法相二宗,遍及華嚴、天臺二教,能得淨土修法的全貌,若不是陳瓘的天資高超,如何辦到?

他也曾撰〈四明延慶寺淨土院記〉,備陳極樂淨土的因果與念佛三昧,主張「有願往生者,當以至誠決定心」,陳瓘云:

「蓋由觀淺心浮,易往無人,良以疑深障重。若欲盡除障垢,當以決定為心。濕薪如山,豆火能爇。千年闇室,日照頓明。釋迦文方便至深,無量壽說法無間,觀世音如母念子,大勢至如子憶母。古聖樣轍,安可不遵?」

眾生觀照功夫太淺,內心容易浮動;只要修淨土因即生淨土,可惜無人修淨土因,實在是因疑心不信而自生障礙。若想盡除煩惱垢障,應起決定心。修淨土有決定心,雖然垢障像溼木堆積如山,豆大的小火也能燒著。千年不開的暗室,太陽一照便立刻光明。釋迦多方開示,彌陀說法不斷,觀音如母念子,勢至如子憶母,古聖立下的好樣子、好軌跡,我們怎可不遵從呢?

精通周易 不懼生死

陳瓘精通《周易》,為人謙和,日常生活端莊不放肆。在朝廷擔任直言規諫的「言官」,盡心盡責揭發朝中奸逆的惡狀,四十二年間的官宦生涯,被調任二十三次,歷經八省十九個州縣,坎坷慘烈,異於他人。《釋門正統》說,陳瓘「視死生如夜旦」,看待生死,不過是夜晚變成白天,無有畏懼。實因他平時的學問,深造於心性之道,故有「朝聞道,夕死可矣」的坦蕩胸襟,在逆境中心地泰然。

陳瓘深入佛法心性的不二法門,學佛十分得力。晚年,準備移往楚州居住時,途中經過廬山,於是定居下來。他告訴他親近的人說:「吾往年遭患難,所懼惟一死。今則死生皆置度外矣。」往年我遭受患難,所怕的唯有一死而已,如今則死生皆置之度外了!不久即無疾往生。幾個兒子,因陳瓘受到朝廷的貶謫,一直是白衣平民,不再從政,他也不覺有何遺憾。

報終歸淨土 池上禮金容

宋欽宗即位後,蔡京被貶。到了南宋,宋高宗與輔佐的大臣說:「陳瓘當初為諫官,正直的議論,對國家大事多次陳言,現在看來都是對的。」因此,特諡陳瓘為「忠肅」,忠者,慮國忘家、廉方公正;肅者,直言決斷。朝廷賜葬揚州的禪智寺。

輔佐明成祖的道衍法師,在《諸上善人詠》,錄了陳瓘所作的一首詩偈:

蚤從明智論臺宗,一念三千絕異同;
瞻部報終歸淨土,四華池上禮金容。

早先隨明智法師學天臺,悟通一念三千的真理,將來報盡捨離南瞻部州,終歸極樂淨土,在四色蓮華池上,頂禮彌陀金容。道衍法師小注云:「(陳瓘)深得天臺宗旨,與明智法師論臺宗三千法,其開示淨土之義深切著明。又撰〈四明延慶寺淨土院記〉,備陳西方淨土,固知瓘於念佛三昧必能專注,其於往生尚何說焉。」

陳瓘立於朝廷,骨鯁剛正,有古人風烈。又具佛法智慧,隨逆境而安之若素,有堅定的生西願力,照見娑婆苦,盡此報身,如願終歸極樂淨土。

【圖說】陳瓘發願,報盡捨離娑婆,歸極樂淨土,在蓮華池上,頂禮彌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