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心鏡書磨】
渡部昇一的讀誦經驗
●養光

【圖說】渡部昇一,在他的《知識生活的藝術》一書,分享他利用片斷時間的背誦經驗。

渡部昇一,一九三〇年生於日本山形縣鶴岡市,一九五五年畢業於上智大學研究所,後留學德國、英國,獲德國哲學博士學位,專攻英語學。回國後,任教上智大學,並曾赴美講學。他在《知識生活的藝術》一書,分享他利用片斷時間的背誦經驗。謹依他在書中〈知識生活與時間〉一段,稍作整理於下。

零碎時間的運用

擁有整段不受打擾的時間,對「知識生活」(案:指以研究知識為業的人)所具的價值,不管如何強調都不過分。但是,零碎時間,也可藉運用的方法產生出偉大的效果。若把整段的時間,比喻作日幣一萬圓的鈔票,那末,零碎的一刻鐘、十分鐘,則具有日幣千元鈔票與五百圓鈔票的作用。

我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,真正體驗了片段時間的作用。英文解釋考試的參考書上,附有「一百句英文著名諺語」。當時我想,通學途中,每天背誦一句,三個月就可全部背得。於是,我在紙片上抄寫一句,然後邊背邊走,還沒到學校就記住了。於是增加為一日兩句,時間仍有餘裕,最後增加為一日五句,在路上仍然可以輕鬆記得。回家路上再重背一次,到家後,立刻把它寫在紙上,看看有沒有錯。所費時間不超過十分鐘,就這樣,不到一個月,一百個諺語輕而易地記住了。

在完全記得後不久,學校舉行實力考試,英文試題出了一句諺語,即「Everybody’s business is nobody’s business」。因為是二次大戰,戰敗後第二年的中學生,幾乎沒有人能了解。我的答案是「連帶責任即無責任」,英文老師講評時,告訴我說:「只有你一個人,用正確的日本諺語,答對了這一句。」聽老師這麼說,我真得意極了。由這小小的幸運,我親身體驗了利用零碎時間的卓效。

坐在桌前,苦苦背誦諺語,好幾個鐘頭,真是愚不可及。這類事情可用在零碎時間上,反覆背誦「文法規則」與「基本文例」,最好限定在零碎的時間裡。長大成人後,我仍在上班的通勤時間裡,背誦了《德文作文教程》中的所有文例。每天撕下此書一兩頁,放入口袋。乘巴士與電車的時候,默默記誦德文。大約費了一年,才把全部《文例》記住,此後我發現|讀德文的速度加快了。

其他在電車中,背下的還有《拉丁文例句》。因而有一陣子,我能口誦幾百個拉丁諺語和名句。法文,我也曾這樣試過。更重要的是,我在電車中反覆閱讀了整套《古英語叢書》。當然古英文詩,不能在電車中讀,要翻辭典看註釋的,應在家裏讀。在電車中,不靠註解及其他參考工具,只是反覆地讀。這樣有時會意外地注意到讀不懂的地方,或發現意想不到的樂趣。

通勤或通學的時間,幾乎每天都規則而強迫地被分攤出來,所以很適合用在語言學上。一面觀望著窗外或車內廣告,一面暗誦例句,比回家坐在桌前誦讀要好得多了。零碎的時間,有整段時間所無法達到的效果,例如我能把零碎的時間用在數學公式、主要經濟統計數字、謠曲的文辭、漢詩、和歌或俳句上。《中國詩人選集》,如果通勤的人,每天在往返的車上,能持之有恆地閱讀,不到兩年就可全部讀完。在片斷的時間,所以選讀的東西,詩比散文為佳。


渡部昇一,成長於二戰期間,當時物資缺乏,他竭盡一切可能,借書、買書、抄書、讀書,終能成為二戰後,日本的經師人師。

有志於學的人,任何零碎片斷時間,都是珍如寸金,捨不得讓它白白流逝。《新唐書》記載:「唐,李密貧寒,乘牛,掛書於角上,邊行邊讀書。」貧寒的李密,趁著為人牧牛時,牛角掛經書,邊走邊讀,終受隋代名將楊玄感的賞識。

今人,在搭車、等候的空閒,多半滑手機上網,觀看價值不高的訊息,任由寶貴命陰一分一分的流失,世間最可惜的莫過於此。若能排除惰性,善用片斷時間,背誦經典、公式、語言、詩文等高價值的知識,長期累積下來,獲益不可限量啊!渡部昇一,即是實例。





【前期連結】心鏡書磨:順治皇帝的讀書經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