啟蒙小劇場:眼中沙 ●心若

「欸,妳嘴角啥時多了一顆痣!」靜文笑著拿出鏡子,看芷玲驚慌地捻下那顆餅乾屑。靜文低頭收好鏡子,抬頭一看,芷玲竟還愣愣地盯著指頭上的那顆餅乾屑發呆。

自從知道「市民一碼通」之後,芷玲迫不及待想當個「熱心的市民」,時不時檢舉違停。沒想到熱心的市民太多了,市府取消了這個項目。每每看見併排停車,或是看不見轉角紅線,都引起芷玲一陣憤慨。

這天芷玲和靜文正喝著下午茶聊天,憤憤不平地說,新進檢舉了家具行長期棄置大型廢棄物,沒想到,他們清空兩天後,又丟得更多了!

對於檢舉這件事,靜文反常地沒有支持芷玲,還頗不以為然,令芷玲更加委屈,有一種獨臂擋車的悲憤情懷。

「哎~夫我則不暇啊!」靜文不等芷玲搬出先前「以正義為名」振振有詞的理論,繼續說:「妳檢討自己可有像檢舉他人那般積極嗎?」邊說邊用手機連上《明倫月刊‧專務為己》一文,遞給芷玲看。

文章很短,芷玲一下子就看完了,一時語塞。「別人犯錯,我們到底要用什麼心態去看待呢?」靜文說:「弘一大師持戒非常精嚴,但秉持著戒律是用來律己,而非律人。每當弟子犯戒,法師總認為是自己的德行不足,對弟子的教育不夠,而絕食自省。」

原本沉著臉的芷玲驚訝地瞪大了眼,形成一種古怪的表情。靜文看了覺得好笑,剛好發現芷玲嘴角的餅乾屑,沒想到她竟為此發起呆來。

片晌,芷玲望著指尖喃喃地說:「這讓我想到,之前也曾聽師父說,臉上有個髒東西就會急急擦掉,心上沾了髒東西卻往往不以為意啊!」芷玲搓掉手上的餅乾屑,嘆了口氣說:「我眼裡容不下別人亂丟的垃圾,卻任憑煩惱染污自心,真是太傻了。」

靜文點點頭說:「這並非自掃門前雪,而是見不賢而內自省,各自檢點、各司其職、各盡其分。若自己沒有做好,又有什麼資格管別人、又如何影響他人呢?更糟的,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同流合汙了。」

話音剛落,一邊走路一邊掏著包包的路人擦桌而過,落下了糖果包裝紙。芷玲先是皺了皺眉頭,隨即聳了聳肩,順手撿起丟掉,繼續兩人愉快的下午茶時光。

(圖說:照鏡子,發現臉上有髒東西就會急急擦掉,心上沾了髒東西卻往往不以為意啊!)

【前期連結】啟蒙小劇場:停止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