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簡說(一九五):泰伯篇.第八章
●子圓


  泰伯第八

子曰:「興於詩,立於禮,成於樂。」
●圖:宜倫

孔子說:「以詩興起善心,當喜怒哀樂情緒向外發動時,以禮節制,使言行安立合宜,最終以音樂涵養成就本性的善德。」

「興於詩」,「興」,興起內心的思想。「詩」,存於心中是志,發出言語就是詩,所以詩是真性情的流露。詩講究「溫柔敦厚」,詩的表達是不直說、不大聲怒罵,留給對方反省改過的空間。每個人都有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,當它剛發動起來,就引導它向善,詩就是最好的教材。

「立於禮」, 「立」是建立安住,「禮」是人類的行為規範。七情向外發動時,須依禮規範自己,才能立住在正常的行為上。遇到違禮的人,只是說說而已並不處罰他, 仍然尊重他,使自己能反省改過。假使不改,需用刑法處置,則已失去人格。

「成於樂」,「成」是成就。「立於禮」還是不足,古代國家祭天、祭太廟,行禮同時奏樂。樂是主體,詩是樂的詞,禮是樂的動作,並配上舞蹈才圓滿。用音樂涵養性情,得到一片祥和,而能成就自性的善德。

唐朝大詩人杜甫,一生顛沛流離,安定的時光不多,但詩人心中總是懷抱忠君愛國的情懷,希望一展所長,利益國家百姓。在他五十五歲時,寫了一首五律〈江上〉,杜甫離開成都,搭船順江東下, 有時就住在停泊江邊的船上。詩句是這樣寫:「江上日多雨,蕭蕭荊 楚秋;高風下木葉,永夜攬貂裘。」這四句寫當時秋天, 風大寒冷又多雨, 整夜抱著貂裘, 似乎都未入睡。「勳業頻看鏡,行藏獨倚樓。」頻頻看著鏡中的自己,有何功勳事業呢?獨自倚靠樓臺向外望去,到底是要出仕,還是退隱?「時危思報主,衰謝不能休。」最後這兩句道出,雖時局危急,仍有一腔熱血想報效國君,即使身體已衰弱不堪,此心仍不休止。杜甫出自肺腑的詩句,讀之,忠君愛國的情懷,油然感發!

本章是古人相傳成聖成賢的教學方法,「學詩、學禮、學樂」三者是孔門的必修課,我們應見賢思齊,奮力而行!

【圖說】祭祀行禮,同時奏樂,樂是主體,詩是樂的詞,禮是樂的動作,並配上舞蹈才圓滿。
【前期連結】論語簡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