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片言安心】
不是一番寒徹骨
●心迴


唐代希運禪師,住今江西洪州的黃檗山,人稱「黃檗禪師」,曾參學於百丈懷海禪師,並承續法脈。黃檗禪師曾做詩云:

  塵勞迥脫事非常,緊把繩頭做一場;
  不是一番寒徹骨,爭得梅花撲鼻香。

從煩惱中徹底超脫,此事非比尋常,要緊在把心的韁繩牢牢控制。這修行的歷程必然艱辛,如同歲末初春的梅花,沒有經過凜冽寒冬的徹心透骨,如何釋放撲鼻的馨香?

明代博山元來大師,在《博山參禪警語》札記說:若能以此詩偈時時自我警策,修行工夫自然得力。就像百里之行,走了一步,路途便少了一步。若不前行,只能停在原地。縱然把心性的本地風光說得了了分明,但是破迷起悟的工夫終究不到家,又有何用?

(出自《博山參禪警語》)
 圖:捷軍

【原文】

黃檗禪師云:「塵勞逈脫事非常,緊把繩頭做一場;不是一翻寒徹骨,爭得梅花撲鼻香。」此語最親切。

若將此偈,時時警策,工夫自然做得上。如百里程途,行一步則少一步。不行,祗住在這裡。縱說得鄉里事業了了明明,終不到家,當得甚麼邊事?




【前期連結】片言安心:豈有餓死的菩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