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菩提樹下說故事】
飯食知節量
●怡萱


釋迦牟尼佛在舍衛國的時候,有一天,波斯匿王到佛住的祇樹給孤獨園,由於身體肥胖,稍微走一點路,就氣喘噓噓、汗流浹背,向佛禮拜之後,退坐一旁,仍然喘個不停。

佛見他這副模樣,就說:「大王身軀過胖了!」

波斯匿王回答:「您說得很對,世尊!身體肥大是個憂患,我常以自身太過肥大,感到慚愧羞恥,深覺厭惡苦惱呢!」

於是世尊說了一首偈頌:

人當自繫念,每食知節量,

是則諸受薄,安消而保壽。

當時有位少年,名叫鬱多羅,正坐在會場裡,波斯匿王告訴他:「剛才世尊說的偈頌,每到吃飯的時候,你能為我誦念嗎?如果你能做到,我將賜你金錢十萬,並常常送你食物。」

鬱多羅稟告波斯匿王說:「遵奉大王之教,願為大王誦念。」

波斯匿王聽到佛特別教他的偈頌,非常歡喜,也願意聽從佛的教導,向佛作禮之後離去。

等波斯匿王離去以後,鬱多羅再向世尊請教剛才所說的偈頌。然後按照波斯匿王的旨意,每次吃飯時,都為他如此誦念:「大王!就像佛、世尊、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所知所見,而說這首偈頌:人當自繫念,每食知節量,是則諸受薄,安消而保壽。」

過了一段時間,波斯匿王的身體苗條了,容貌顯得十分端正。

有一天,波斯匿王在樓閣上尋思偈頌的旨意,因此悟到人應當學會控制自己的心念,就像飲食必須懂得節制一樣。面對五欲六塵,若能知道如何取捨,苦樂憂喜的感受就會淡薄,心境自然獲得安寧自在。

波斯匿王感激佛的開示,面向佛的住處,右膝著地,恭敬合掌,反覆三遍敬謝之言:「歸依禮敬世尊、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,感謝您以『飯食知節量』,給了我現世、後世很大的利益。」

(出自《雜阿含經》)
【圖說】波斯匿王用餐時,請人誦讀佛陀教導的偈頌:人當自繫念,每食知節量,是則諸受薄,安消而保壽。


【原文】
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婆祇國設首婆羅山鹿野深林中。

爾時,有那拘羅長者,百二十歲,年耆根熟,羸劣苦病,而欲覲見世尊及先所宗重知識比丘,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年衰老,羸劣苦病,自力勉勵,覲見世尊及先所宗重知識比丘,唯願世尊為我說法,令我長夜安樂!」

爾時,世尊告那拘羅長者:「善哉!長者!汝實年老根熟,羸劣苦患,而能自力覲見如來并餘宗重知識比丘。長者當知,於苦患身,常當修學不苦患身。」

爾時,世尊為那拘羅長者示、教、照、喜,默然而住。

那拘羅長者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禮佛而去。

時,尊者舍利弗去世尊不遠,坐一樹下。那拘羅長者往詣尊者舍利弗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。時,尊者舍利弗問長者言:「汝今諸根和悅,貌色鮮明,於世尊所得聞深法耶?」

那拘羅長者白舍利弗:「今日世尊為我說法,示、教、照、喜,以甘露法,灌我身心,是故我今諸根和悅,顏貌鮮明。」

尊者舍利弗問長者言:「世尊為汝說何等法,示、教、照、喜,甘露潤澤?」

那拘羅長者白舍利弗:「我向詣世尊所,白世尊言:『我年衰老,羸劣苦患,自力而來,覲見世尊及所宗重知識比丘。』佛告我言:『善哉!長者!汝實衰老,羸劣苦患,而能自力詣我及見先所宗重比丘。汝今於此苦患之身,常當修學不苦患身。』世尊為我說如是法,示、教、照、喜,甘露潤澤。」

尊者舍利弗問長者言:「汝向何不重問世尊:『云何苦患身、苦患心?云何苦患身、不苦患心?』」

長者答言:「我以是義故,來詣尊者,唯願為我略說法要。」

尊者舍利弗語長者言:「善哉!長者!汝今諦聽!當為汝說。愚癡無聞凡夫於色集、色滅、色患、色味、色離不如實知;不如實知故,愛樂於色,言色是我、是我所,而取攝受。彼色若壞、若異,心識隨轉,惱苦生;惱苦生已,恐怖、障閡、顧念、憂苦、結戀。於受、想、行、識亦復如是。是名身心苦患。

「云何身苦患、心不苦患?多聞聖弟子於色集、色滅、色味、色患、色離如實知;如實知已,不生愛樂,見色是我、是我所,彼色若變、若異,心不隨轉惱苦生;心不隨轉惱苦生已,得不恐怖、障礙、顧念、結戀。受、想、行、識亦復如是。是名身苦患、心不苦患。」

尊者舍利弗說是法時,那拘羅長者得法眼淨。爾時,那拘羅長者見法、得法、知法、入法,解決種種狐疑,不由於他,於正法中,心得無畏。從座起,整衣服,恭敬合掌,白尊者舍利弗:「我已超、已度,我今歸依佛、法、僧寶,為優婆塞,證知我,我今盡壽歸依三寶。」

爾時,那拘羅長者聞尊者舍利弗所說,歡喜隨喜,作禮而去。




【前期連結】菩提樹下說故事:身苦心不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