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簡說(二一五):子罕篇.第七章
●子圓


  子罕第九

牢曰:「子云:『吾不試,故藝。』」
●圖:宜倫

孔子學生子牢說:「孔夫子曾說:『我因為不被國家試用而擔任公職,所以才有時間學會許多才藝。』」

本章與前一章「太宰問」,有人主張合為一章,內容相近並不會互相妨礙,也可以採用。

「牢曰:『子云』」,「牢」,子牢,是孔子的弟子。「曰」與「云」意思一樣,記錄《論語》者為了變化,使用不同的字。

「吾不試,故藝」,「試」,用的意思。古時候剛擔任公職,稱為試用,等合格後,再授以實缺,正式行使公職。「藝」,才能技術。聖人周公、孔子有道德學問,一有空就學習多種技藝。我們大多數是普通人,至少要學會一技之長,不僅可以謀生,不做社會的寄生蟲,有機會更可造福人群服務大眾。

孔子兒時嬉戲,就喜愛擺設禮器,演練禮儀動作,對禮充滿濃厚的興趣。正式學習後,深入研究,得到世人的推崇與肯定,尤其是掌權的三家大夫之一孟釐子。孟釐子在魯昭公七年出使楚國時,在重要聚會中,因為不懂禮,導致顏面盡失、羞愧萬分。歸國後就努力學習,且在臨終前,特別交代兩個兒子孟懿子及南宮敬叔,必須向精通禮樂的孔子拜師學禮。

孔子為了精益求精,在魯國國君的資助下,前往周朝向藏室史老子求教,得到老子的指導,對禮更加精深,盛讚老子如龍,乘風雲而上,高深莫測。

魯定公十年,齊、魯有夾谷之會,孔子陪同魯定公出席,擔任重要的相職。因為齊國不懷好意,想威嚇魯定公得到便宜。在典禮中,利用奏四方之樂及宮中之樂時,教士兵拿兵器佯作跳舞,以及優倡怪異的人嬉鬧,脅迫魯定公。孔子立刻依禮斥退,並以惑亂諸侯當斬,就地正法。齊國失禮,齊景公深感愧疚,自願歸還侵奪魯國的鄆、汶陽、龜陰三地,以表謝過。此次會盟,孔子因精通禮樂贏得外交的勝利,也維護了魯國的尊嚴。孔子更有其他多方面才藝,所教的三千弟子當中,精通六藝者七十二人,影響廣大深遠。

前一章「太宰問」強調君子必須先學習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學問,不可捨本逐末,只在技藝上用心。而本章說明想利益更多人,應該沉潛學習各種技藝,成就修齊治平的君子事業。學為君子,紮穩根本之學後,才藝的學習儘可多多益善!

【圖說】齊魯在夾谷會盟,因孔子精通禮樂,贏得外交的勝利,維護魯國的尊嚴。



【前期連結】論語簡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