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公的日用平常
●吳省常 述

【圖說】雪公(右一)護送孔上公一家遷徒到四川,途經漢口,與潘第雲、傅覺夢、呂今山、弘小競等知交故友合影。

在這次緬懷雪公示寂卅五年座談會,要談雪公的「日用平常」。這不是窺探雪公的私人領域,修行其實就是從生活去履行。短短的時間,標舉三個重點來談。

紀 律

第一個,雪公的「紀律」,在佛家講就是戒律。今天特別就「整齊」、「定位」來談。

蓮社的「辦公室公約」是雪公訂的,也不是只有蓮社,各個辦公室都可以用。公約的第二條是「器具整齊不離原處」,也就是「動物歸原」,什麼東西該放哪裡,就放哪裡。

雪公訂下這個公約,他個人也是如此實行。進到雪公居處,看到什麼東西都整整齊齊的。在廳堂,除了有時盆栽會更換之外,其他通通「是這樣就是這樣」。其實盆栽也只是變換樣子而已,位置還是在原處。

進到書房還有寢室,桌子上整整齊齊,文房四寶該怎麼擺,就是怎麼擺。大家去參觀紀念堂的時候,還可以看到一個杯子,那是放什麼?那是雪公放念珠的地方。雪公念完佛,念珠該放哪裡,就還是放在哪裡。

雪公講過,他所有的書,怎麼擺、哪一本書在哪裡,都清清楚楚,就算關了燈,要去尋找某一本書,照樣可以找出來。

所以「定位」這件事情,在雪公生活當中,是切實履行的。

有一回,雪公開了衣櫥,末學嚇了一跳,為什麼?衣櫥裡的掛勾都是一個方向,不會有的向內有的向外,而是整整齊齊地掛著。打開抽屜,一般人有些時候東西就塞進去抽屜,雪公不是,衣服都是摺得方方正正的,一疊一疊、一落一落。棉被是像豆腐乾那樣摺起來的。

「整齊」,到底是在做什麼呢?就是讓自己的心裡不亂。所以,雪公也講過:「假使東西要換位置,心裡還要開會呢!」很有意思。其實雪公很活潑,講話會逗我們笑。

「整齊」,在雪公就是一個習慣,該怎麼樣就是怎麼樣。就像他做功課,也都是他的習慣了。

在「整齊」還有「定位」上,雪公都有他的分寸,什麼東西該放哪裡,都有分辨。

末學有一回去中興大學聽雪公的課,坐在第一排。下課要離開一下,把眼鏡放在隔壁的空椅子上,結果雪公回來看到了,就說:「這是放眼鏡的地方嗎?」當時嚇了一跳,接著想,如果有人一坐,不只是眼鏡破掉了,可能還會傷及無辜!所以什麼東西該放哪裡,是清清楚楚的。

這個道理對修行有什麼關係?雪公說:「我沒有見到一個亂七八糟的人可以一心不亂。」生活當中,守這些「紀律」,要「整齊」、要「定位」,其實就是修行。

公 忠

第二個重點:「公忠」。雪公一片心都是為公眾,不為個人。忠,做什麼事都盡心盡力。

民國元年左右,時局很亂,雪公二十三歲,在濟南組織了「通俗教育會」,之後雖然名稱有變,都是在做社會教育的工作。

雪公心裡一直希望從社會教育建立社會的根本,像我們常看到的對聯:「人間淨土須忠孝,心地功夫在聖賢。」「家庭充滿慈祥氣,子弟培成福慧根。」這樣教育的薰陶,雖然名為社會教育,但是功德很大。

雪公在臺灣開「國文補習班」,還有「論語班」等課程,都是要端正風俗,建立標準。

投入社教不是為雪公個人,而是為公家,並且盡心盡力地去做。

說到盡心盡力,雪公三十一歲主持莒縣的獄政,首要改善他們的生活;而且雪公的醫術很好,也替囚犯醫病。發生戰爭莒縣被圍困,縣長逃走了,雪公挺身而出,不但有辦法主持大局,甚至冒著生命的危險,去跟對方談判。

雪公四十八歲,到孔府工作,直到九十五歲,都在這個職務上。隨著抗戰,遷徙到四川,是很危險的。曾作詩寫到炸彈掉下來的狀況,真的是生死一線間!雪公當主任秘書,一直支持協助孔上公工作。所以雪公常常笑說自己是全國最老的公務員。那時候,雪公因身體的關係要離開職務,孔上公不得不答應,其實也捨不得他走。

從這些事情來看,雪公一片「公心」,而且是「竭誠盡敬」地去做。

第三個要談的是「禮」。我們一聽到「禮」,好像有很多的規範,事實上,背後是有內涵的。

很多人曾經到雪公府上拜訪,有一件事大家會覺得很不安─離開時,雪公一定會送到門口。大家會覺得,我們是學生,雪公不用如此吧!可是雪公一定要這麼做。雪公為什麼要如此多禮?

後來聽到雪公講〈渡荊門送別〉,李白從四川送友人,一直到「山隨平野盡,江入大荒流」這樣安全的地方,李白才不送了;雖然不送了,內心卻是「仍憐故鄉水,萬里送行舟」,不是只送到這邊,心還隨之送行。

我們平常覺得禮是硬梆梆的,其實禮就是「恕」道,為對方著想。

雪公說送行有很多類別,送到門口、送到車站,甚至送到對方的家,安全到了才放心。這是多麼的體恤。

禮的要義,其實就是「真誠」。

有一次,在雪公家,有人來送觀世音菩薩像。雪公要從盒子裡把菩薩像請出來,很努力地從肩膀提上來。最容易的是直接從下巴一拉就拉上來了,那是沒有把佛像當作佛。雪公就把佛像當作佛,心是那麼細的去體貼。所以禮不是誰規定什麼,而是那顆「心」要怎辦,要去調理它。

末學剛來臺中時,好不容易用半個月的薪水買了一張供桌,把佛像和佛具安上去,然後跟雪公說:「雪公!來光臨一下吧~很莊嚴耶!」雪公回說:「是錢在莊嚴。」這一句話真的打得人猛醒─無論設置得多麼莊嚴,你的心莊嚴不莊嚴?要用萬德來莊嚴、用真誠的心來莊嚴,而不是那些外表的、形式的。

所以講到禮跟體貼的關係,只能這麼說,回頭看看雪公是「夫子之道,忠恕而已矣」。前面講到盡心盡力,後面講到禮的體恤,忠恕而已矣。怪不得雪公一直不放棄儒家經典的傳授,因為這就是基礎。人做不好,佛就學不好,就這麼簡單。

我們要怎麼修行才成功?六根對六塵時,就用一個「淨」字。從「紀律」、「忠恕」與人的對待,這些人情世故,也可以揣摩得一二。

這次座談會就用以上這三條來供養大家。阿彌陀佛。

【圖說】雪公所有的書,怎麼擺、哪一本書在哪裡,清清楚楚,關了燈,要找某一本書,照樣可以找出來。



【前期連結】辦事要求精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