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相通乃到家──
凌景霞老居士往生記
●王梅南

【圖說】景霞老居士,長年跟隨雪公,學習儒佛經典。老居士(左起第二位)與蓮友,曾在舊蓮社宴請雪公。

先母凌景霞老居士,臺中市佛教蓮社長壽班班員。生於民國十七年,於民國一一〇年六月二十日安詳而逝。

勤於聽經

先母三十多歲,就跟隨雪公學習儒佛經典。在舊蓮社的一長桌,雪公上座桌前,男女兩眾對面坐。男眾第一位是徐業鴻老師(即後來出家的淨空法師),第二位是周家麟老師,第三位是徐醒民老師。女眾第一位是奉茶的張慶祝師姑,第二位是先母。

雪公親寫各人名字,安排座位,沒有坐在桌前的蓮友,就靠坐牆椅。先母聽講很用功,筆記字跡娟秀整齊。淨空法師見先母字寫得好,希望先母學講經,但先母回說:「因家有兩個小孩,要上班,母兼父職,無法參加。」先母晚上聽完雪公講的課,就坐三輪車回家。也常帶著年紀仍小的我們,旁聽大專佛學講座,聽國文課及佛經。

奉行眾善

先母在臺灣銀行服務,有位女同事提到說,當年她的辦公室,在先母辦公的圖書室隔壁。有一天她覺得工作煩悶,經過先母辦公室外,突覺一陣清涼,心想:「學佛念佛真有這麼好嗎?」多年後,她也信佛吃素了。先母在上班時,見到臺銀有位老行員昏倒,旁邊的年輕行員不知所措,先母即刻上前,在昏倒者旁念佛,一直念到他被送上救護車。該員後經搶救無效,不幸往生。當晚,先母在睡夢中,就見到昏倒的行員,站在先母床前,深深鞠躬,似示答謝之意。

民國六十幾年時,曾和先母到第二市場,要買魚放生。有幾隻青蛙被繩子綁成一串,我們請賣者剪掉綁在青蛙身上的繩子。又擔心剪刀會傷到青蛙皮膚,一直叫他小心剪。或許是怕傷害動物的心太急切,突然大家頭上大放白光,其他攤販都圍繞過來,大聲問:「是怎麼回事?」賣者這時也問說:「妳們是要買來放生嗎?」先母和我們默不作聲,買後趕緊找地方,念佛放生。

定課不斷

先母善根深厚,信、願、行皆備,每日定課念兩萬聲佛號,數十年不間斷。每日晨起,固定坐在客廳沙發,眼不取景,口中聲聲佛號,聽入耳中,印到心裡。上下午各一萬聲,用一百零八顆念珠記數。早晚定課外,心中默念不出聲,隨時隨地憶佛。每日另加念觀音、地藏聖號各一千聲。先母說:「念阿彌陀佛是主食,一定要多念。」

外婆八十八歲時,從大陸來臺灣,見先母定課念佛不斷,深有感觸。三年後,九十多歲的外婆第二次來臺,她自己買了念珠來,說:「我女兒在念佛,我也要念佛!」有一次先母說:「娘,要吃飯了。」外婆說:「還沒念完呢!」外婆百歲時,三舅去看她,外婆說:「一星期後走,要辦後事。」

先母往生前兩年,體力衰弱,無法如過去日誦《普賢行願品》、《阿彌陀經》、十小咒,但每日兩萬聲定課不曾間斷。先母念佛,念到兩耳長出耳珠;很大年紀了還長牙齒出來;八十三歲時,口中常生甘甜唾液。

種種靈瑞

民國一一〇年四月,先母對弟弟講:「六月就好了!西方極樂世界是最好的。」特別交代,此言須在往生後才可說。三月二十日上午九時多,先母難得能睡著,醒後說:「夢見好多高大的金佛,唯自己一人是凡夫,人好小喔!」四月二十五日四時,醒過來,告知家人,見到兩尊佛從天飛到半虛空中,她見到後,身體就不痛了!

往生前三天,先母說:「自己要死了。」但我們卻希望她好起來。弟弟在早課後,也回向說:「慈母若不能好起來,才請雪公及三聖諸佛,接引慈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」

六月二十日上午九時半,請丁醫師來看先母,一按手脈,說:「氣息微弱,要助念。」我就在先母旁大聲念佛,才念幾聲,就聞到淡淡香味。蓮友來助念,我們便退至走道房外助念,還聞到淡淡香味。

先母勤於學佛,用功念佛,幾十年不間斷。每日不但自己求往生,也迴向法界眾生皆能離苦得樂,果真功不唐捐。



附記:徐醒民老師函

梅南世姊大鑒:拜讀敘母往生文,質樸文純,敬佩之至。令堂大人備足三資糧,乃能安詳西歸。讚歎之餘,謹以絕句一首讚曰:

長壽班中一景霞,西歸上品寶蓮花;
十萬億土非遙遠,一念相通乃到家。耑此

敬請

禮安
學人徐醒民拜復 十月九日

瑋中世兄併此問好

【圖說】景霞老居士,聽講很用功,筆記字跡娟秀整齊。



【前期連結】王戊發老居士往生見聞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