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在「願意」前面
●心若

【圖說】啟蒙班志工及師生,奮力清洗學校出清的二手課桌椅。

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「肯做」的人,向來也都「願意」去做。事實證明,那還只是一個很低的層次啊!

明倫講堂籌備中,啟蒙班會用到的幾百張舊桌椅先搬過去了,於是號召了三十幾位學長上山清洗。這次終於有兩位比我年輕的了,反過來說,其他多半都比我大了十歲以上!這讓我真真切切見識到,什麼叫做真的「肯做」,怎麼樣才稱得上「願意」。

毫無保留

一開始我也在刷洗組,自以為速度算快、力道不虛、各處確實,但是!跟林老師和許大姊比起來,根本就是兩種不一樣的程度和狀態!他們在奮力快速刷洗桌椅的時候,不但善用方法速度快,而且毫無保留!

當時他們在想些什麼呢?我猜就是一個字吧──做!沒有夾雜其他的想法,沒有多餘的考量顧慮,更不會有分別,就是單單純純地做!必然如此才能夠做到!

這一點真的是太不容易了!什麼叫做毫無保留呢?就是掏出整顆心來盡心以對!厚實不虛。

存心之別

為什麼我就是沒這麼樣的存心?儘管肯做、願意,其實多半是被動以對,只覺得那是責任、該做,頂多不逃避、不卸責,就是無法完全覺得「公家的事就是我的事」,還隔得遠遠的啊~

就算這麼想好了,更令人慚愧的是,他們根本不需要想這些啊!他們可能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人我分別!就是單純做!哪需要想這麼多!直心是道場啊!

從一而終

在場也有人發現他們做得很勇猛,提醒要「酌力」(臺語),結果呢!他們竟然用一樣的狀態做到完!這真的是太難理解了!

就以我來對照吧~他們做太快,流程出現落差,我就改換到濕抹組,再換到乾擦組,最後跑去運送桌椅。儘管有所轉換調整,真的還是累了。而他們從頭到尾就是刷!同樣的、最吃力的姿勢動作,從頭做到尾!到底怎麼辦到的呢?

他們起碼大了我二十歲,一定非常累了,但為什麼可以堅持那麼久、支撐到最後而不減不退呢?到底怎麼辦到的?這真的要在做中好好去體會。

前輩榜樣

因為沒時間去關注太多人,僅僅紀錄比較有看到的,其他前輩應該也多是如此,怎麼說呢?在我偶爾抬眼看到的幾幕中,他們的表情完全沒有絲毫疲倦感,而且就是一直做沒有人停下來!那個年代的人就是完全不同啊為什麼!

還有另一位學長,雖然疏遠已久,但他仍是我當初認識默默做事、不疲不厭的人!這次跑去乾擦組就在他旁邊,他一點都沒變啊!永遠就是不疾不徐、穩穩當當,不因人急、不隨事趕,而把手中的事情確實做好,沒有絲毫異議!這也是我做不到的特質。

檢視身心

檢討之餘也要記錄一下自己的狀態。

先說調身。連續性勞動之後,一放鬆,大伙肌肉疲勞的狀態瞬間湧現。

回想高中體適能測驗完,校園裡就會出現一群走路姿勢不正常的人。有一次我驚奇地發現有一位同學很正常!我問她:「你腳不會痠嗎?」她一臉平靜地說:「很痠啊~」我更驚訝地問:「那為什麼妳看起來這麼正常?」她還是很平靜地說:「那樣走路有比較舒服嗎?」我一驚,是啊!那為什麼要那樣走路?

其實痠痛就是「運動過程,肌肉代謝時產生的化學物質,刺激到肌肉中的感覺神經」,勞動過後,那些肌肉其實已經不在原來活動的狀態,大可不必避開正常的姿勢去因應,反而造成其他部位的負擔。

所以我試著刻意保持正常姿勢,發現,雖然痠痛還在,但是那挺住的力量反而有一種舒緩感,漸漸就不那麼不舒服了!

再說調心。前陣子心累得太厲害,所以身累反而承受得起,而且經過一場調心,發現比較能把握做事時內心的平與靜,少了隨境而轉的起伏,心安住而息能調。到最後身雖疲勞,呼吸平穩,心仍精神。我發現這樣的把握挺重要的,才不會膠著在事上反而忘失了本心!

期許自己不要只守著及格邊緣,能走在自己前面,越來越好!

【圖說】臺中蓮社國學啟蒙班,暑假都借用學校舉辦活動。礙於法規,限制愈多,於是在大坑設置明倫講堂,期有安定的環境,傳承雪公精神!



【前期連結】書寫三昧